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3(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3

 

  检查不欢而散,幻视答应了史蒂夫,如果他坚持,他会为他做一次穿刺检测。不过那得在一个月之后,如果那真是一个胎儿,他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不过下个月就可以稳定了,他很坚强。”

  史蒂夫真的不想听到这些。

  难道就没有人怀疑过吗,如果这是个胚胎,他居然能坚挺的撑过两个月前的复仇者互殴以及史蒂夫经历的更多打斗。

  

回到休息区时,幻视停顿片刻,转身给史蒂夫打开了另一间空闲卧室的门。

“抱歉,史蒂夫,你曾经的房间没有收拾,今晚恐怕……”

“我明白,幻视,谢谢你,还有,旺达让我帮她问好。”

幻视点点头,“非常感谢你,史蒂夫,好好休息,不要担心。”

 

这是和史蒂夫曾经的卧室差不多的房间,事实上即使是法案之前,史蒂夫也没怎么在大厦里住过,虽然那时候他的房间随时可以入住,托尼将每个人的房间都维护的很好。

抚摸着床上舒适又陌生的床单,史蒂夫·罗杰斯沉沉睡去。

 

“他睡着了。”托尼关掉监视器。

“是的。”幻视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我想他可能太累了。”

“谢谢你。”托尼说道,他看到了幻视对史蒂夫的照顾,以及那个房间。

“真高兴你没有责怪我擅自做主。”

“不,这避免了尴尬。”托尼坐回了椅子上,塞了软垫的木椅。整个复仇者大厦只有一个地方会有这种一点也不舒服的东西,美国队长的房间。

而现在,这里一团糟。

那天回来后,托尼砸了这间房间,用史蒂夫的盾牌。之后他搬了进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把房间恢复,只是清出了一部分地方,把自己的东西搬了进来,残骸和日用品混在了一起,他只修好了砸烂的床铺,还有这张缺了一条腿的椅子。

“我把这间房间设成了一级权限,他不会进来的。”托尼抚摸着桌子上一道深深的划痕,“我也不会再进来了。”

幻视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明白,幻视,我不明白。”他继续抚摸着那道划痕,“一个孩子,哈,一个孩子,这他妈的已经够天方夜谭了,为什么史蒂夫还要掰扯个更艹蛋的理由。他不喜欢吗,一个孩子,我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如果他不想要,他完全可以不告诉我,该死的,他今天就不应该跑回来,我以为,我以为他……我他妈的就该把手机扔掉!”

“冷静点,托尼,我觉得队长是认真的。”

“认真的?一个他妈的怪物,在他的肚子里。”他的手在无意识的颤抖,划痕上没有磨平的棱角扎进了他的手指。

“托尼,我答应了史蒂夫,下个月帮他做个穿刺,可能到时候就清楚了,队长不会说谎,我们应该尊重他的意见。”

“对,他的意见,再次谢谢你,幻视。”

“不要担心,sir。”幻视冲他笑笑。

“你们会和好的。”心灵宝石在他的额头闪闪发光。

 

史蒂夫在复仇者大厦留了下来,之后的日子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艰难。他仍然住在幻视指给他的那间房间里,而他原本的房间,那间门口被做了一个金属五角星的房间,他没能再进去过,托尼给它设定了一级权限,史蒂夫被禁止。

他从门口站了那么一会,离开了。

最庆幸的是托尼没有故意躲着他,他们仍然会像复仇者创建的时候一样在客厅碰面,也会有简单的聊天,不过所有谈话都有意避开了巴基、协议和史蒂夫肚子里的东西。

他没有见过他的盾牌、素描本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一切都是新的,而旧的那些,可能已经被托尼清理掉了。

没有任何人来找过他的麻烦,史蒂夫相信这并不代表真的没有。他仍在通缉中,就这么明目张胆坐着托尼·斯塔克的跑车回来了,那些政府探员不是瞎子,应该是托尼把他们搞定了。

复仇者大厦的日子是史蒂夫最近一段时间里难得的清闲时光,通缉犯的身份让他不能离开大厦,而其他人对他肚子里那个胚胎的看重,让他也不能继续使用大厦内的训练室,一切大幅度的运动都被禁止,甚至连电影室的音响音量也被调到了最低。

“影响听力。”皮特·帕克指指自己的肚子,刚刚放暑假,娜塔莎给他下了看紧美国队长的任务,薪资按小时计算。

既能每天看到自己的偶像,又能赚点外快什么的,没有比这更好的打工了,皮特欣然接受。

 

史蒂夫每天能做的,就只有帮詹姆斯做复建。他的肚子没有再痛过,那东西或许感觉到了危险或者因为受到了更好的照顾,没有再作抗议。

所有人都把它当成了一个小宝贝,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史蒂夫自己甚至都有可能真就是这么一回事的错觉,不过他仍然坚持那不是什么所谓的焦虑症。

很遗憾,他还是没能和托尼好好谈谈。

 

做检查的那天,从早餐开始,就所有人都在,除了托尼。

“他有个会议,必须参加,关于……你知道,协议,他还在谈判。”詹姆斯说道。

 

这也是第一次,所有人安静吃完自己盘子里的那些,没有玩笑和打闹。

“史蒂夫,准备好了吗?”幻视问道。

史蒂夫点点头。

娜塔莎担心的看着他,“史蒂夫,你确定?”

“我确定,无论如何。”

“如果他是真的呢,你会不会和斯塔克先生和好,他们说你们是一对。”皮特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着他的肚子。

“我们会和好的。”他拍拍皮特的肩膀,“谢谢你,皮特。”

 

“史蒂夫,这可能有点疼,考虑到你四倍强化的代谢速度,我不能给你打麻药。”幻视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他脱掉上衣,躺到护理床上,“我能忍住。”

玻璃外面,所有人都在眼巴巴看着。

他看到娜塔莎撩了头发,张嘴在说什么。

可能是在和巴顿通话。

 

尖细的针头穿进了他的腹部,玻璃外的人紧张的几乎要忘了呼吸。

最可怕的事情出现了。

在针头刺入一定长度后,它像撞在了什么强硬的东西上,没能继续进入。

是胚胎的外围,那层像是子宫的东西。

“抱歉,史蒂夫。”幻视说着,指挥着医疗操作臂加大刺入的力度。

针头断了。

他们没有提取到任何有效的样本。

“很遗憾,队长,你可能是正确的。”

 

“这不可能!”

电梯降下,一个不饰修边的斯塔克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你们不能妄下结论。”

“托尼,你没去?你告诉我的,”詹姆斯摊开手,惊讶的看着他。

托尼忽略了这个问题。

他当然没去,也不可能去,这有可能关系到斯塔克公司的下一任继承人,以及他和史蒂夫的关系。

还有一点,这比那个无所谓的听证会对法案的影响更甚,这关系到美国队长,关系到史蒂夫。

“我们可以试试更坚硬的合金针头,没准这是四倍强化的血清搞的鬼。”托尼挤到了操作台旁,“探测和扫描可都没提过这是个什么怪异的玩意。”

娜塔莎怜悯的看着他,适时关掉了巴顿的通话。

 

合金针头很快被换上了,那原是给刀枪不入的绿巨人准备的。

这一次,当针头再次刺入身体时,史蒂夫感到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他咬紧牙关,坚决不让自己蜷缩起来。

这很痛,而幻视为了让他舒服,并没有给他绑束缚带,这让他的努力更加艰难。

托尼看了一眼,他很冷静,如果忽略脸颊肌肉的抽搐。

这一次,针头刺了进去,史蒂夫再也忍受不住,穿刺针还未离开身体,他就已经蜷缩着掉下诊疗台。

“史蒂夫!”

所有人都惊叫着跑了过去。

 

史蒂夫在呕吐,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疼痛搅动着他的内脏。冷汗让他像刚刚被从水里捞上来。

 

“史蒂夫,队长。”托尼抱住了他,丝毫不在意那些呕吐物。“很抱歉,很抱歉……”他喃喃着。

不,这不应该是托尼·斯塔克说的,昏迷前,史蒂夫从阵阵黑影中分辨出了托尼的脸,这应该是史蒂夫·罗杰斯该说的抱歉。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