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4(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史蒂夫被安置在了托尼的房间里,曾经他们俩人一起的房间,虽然时间很短。所有人都把那间史蒂夫曾经居住过的房间忽略了。

 

他们取得了样本,从针头上,幻视取得了一小部分生物样本。显微镜下的外观上,那些样本细胞和人类的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但是它们的细胞组成和人类的完全不同,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何是刀枪不入。

通过对比,幻视做了大量分析,最终,他得出了这种新型生物细胞的确有先进的进化系统。托尼没有参与,他现在状况甚至比被疼痛折磨晕厥的队长还糟糕。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不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对他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即使有点扯,一个只是可能存在的孩子,甚至这个可能还是违背科学的扯。但这还是对托尼·斯塔克造成了重大影响。

连娜塔莎都没料到他会如此重视。她只以为这会是这对笨蛋情侣和好的契机,哪怕最后被证明是误会一场。

他的表现让他们吓了一跳。

史蒂夫回到大厦的这段时间里,托尼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实验室里。

皮特爬通风管道时发现他研究了很多婴儿用品。鹰眼离开后,这里成了蜘蛛侠的领地,甚至他发现了不少那位射箭高手留在“鹰巢”里的饼干。

他被托尼留在实验室里的仿真婴儿吓了一大跳,考虑到那些品味奇差的玩具的头全被卸了下来。

幻视悄悄透漏了托尼的研究计划,那个笨蛋试图造一种可以听懂婴儿需求的机器人,以完美的照顾未来的小斯塔克。

他忽视了史蒂夫提出的另个结论,沉溺在了“可能的孩子”里。

 

“虽然我的信息库可以连接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科研所,调取他们的研究。不过,仍有部分信息是我不能理解的,在这方面,班纳博士是权威,如果不想让神盾插手,我们需要找到他。”

他们把托尼留在了史蒂夫的房间,随后他们聚集在了会议室,幻视用最简练易懂的语言讲述了他的研究结果。

“难道真的要自己解决吗?这明明是种……应该……”在娜塔莎的瞪视下,皮特慢慢闭嘴了。

詹姆斯点点头,“虽然我是名士兵,不过我赞同还是别让政府插手,还记得上次那堆失控“战争机器”吗。”

“真难得你也会看清政客的真面目。”娜塔莎说的话有点伤人,她点点头,“我会负责找寻布鲁斯的下落。”

“我希望是尽快,因为队长肚子里的东西,按照这种进化程度,我相信它是有智慧的,而且信息太少,我不知道它会何时被孵化。如果它是模仿人类胚胎的话,那将在五个月后成型。”

“不能现在把它取出来吗?”

幻视摇摇头,“抱歉,我模拟过,那东西是活的,有意识的。贸然行动可能会对史蒂夫造成危险。用你们的比喻,那就像菟丝子缠绕在他的腹腔。”

“这可真够恶心的。”

“必须保证一次把所有的寄生组织清除。因为这种生物的细胞在理论上来说,每一个都具备完整的染色体。”

 

没有人知道托尼·斯塔克需要什么,包括他自己。

他总是把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抓在手里,然后将他最需要的东西狠狠推开。

就像他的父母,他以为他不会需要那个老头子,他恨他。而事实上却是托尼.斯塔克始终没有走出那个圣诞节前的午后。

那是他一辈子逃不出去的噩梦。

他恨冬兵,即使知道这不是他的错,斯塔克控制不住这种憎恨,也不想真正去控制。

他希望史蒂夫站在他这一边,至少是为了霍华德那老家伙。

可史蒂夫干了什么,他把冬兵带走了,扔下了那面盾牌。无论是托尼还是霍华德,任何一个斯塔克都像个包袱一样被他轻易抛弃了,好像那些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这不是托尼·斯塔克想要的,他妈的,他坐在俄罗斯废弃基地上时,感觉自己像个被主人扔掉的废弃机器。

他以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甚至他都差点说动史蒂夫在协议上签字。这代表史蒂夫相信他,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是甜蜜的一对,可以一起面对所有困难。

但那些烦人的协议没有做到的事情,冬兵却轻而易举做到了。

 

当他得知真相,当他直视美国队长被质问时头盔下那双眼睛,托尼·斯塔克感到了巨大的失望和恐慌。

 

一个被所有人惯坏了的美国队长,一个永远正确的史蒂夫·罗杰斯。

当他以为他们是恋人的时候,托尼·斯塔克遭到了背叛。说真的,他不该在意这个,身为一个斯塔克,这种艹蛋事他都习惯了。

他恨美国队长,比冬兵更甚,一个把托尼·斯塔克搅的一团糟的美国队长。

这种恨,只持续了两个月。

真够讽刺的,即使他恨美国队长,仍然需要他留下的那些老古董陪他睡觉。

 

当史蒂夫留下的电话响起时,托尼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这玩意只是个摆设,或者是史蒂夫要求他让步的暗示。

 

“这个我可以耗一整天。”

那句话伤透他了。面对一个移动军火库一样的钢铁侠说出这种话,史蒂夫·罗杰斯简直是有恃无恐。

他利用了托尼·斯塔克,利用了他们的感情。

无论史蒂夫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这就是托尼·斯塔克恨他的原因。

 

然后在两个月后,史蒂夫像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寻求他的帮助。托尼·斯塔克绝对不会承认他那一刻是雀跃的,他把心跳失常的原因归结为大战前的肾上腺素飙升。

他们曾经是一对。

曾经。

 

见面并不像他想象中一样,托尼喝了足够多的酒,多到可以让他觉得见到史蒂夫·罗杰斯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多到可以让他不用假装不在意老头子和他母亲的死。

不过当身着便服,头戴可笑棒球帽的史蒂夫出现在车灯的亮光中时,托尼什么也没想。他突然释怀了,那个早就在他心中的答案像被按在水里的气球一样迫不及待浮出水面。

 

一个被所有人惯坏了的美国队长,一个永远正确的史蒂夫·罗杰斯。

这正是霍华德·斯塔克找了一辈子的真理,这正是托尼·斯塔克的爱情。

即使他们永远站不到一起,托尼·斯塔克也会倾心。

 

那是个修复关系的好机会,托尼搞砸了。

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史蒂夫曾用盾牌狠狠砸了他的反应堆,而他还为各种艹蛋事恨了对方两个月。

他还没有理清思路,并且,作为受害者,托尼·斯塔克理应得到一个正式的道歉和各种补偿。

 

然后他被史蒂夫带来的消息炸晕了。

一个BABY。

考虑到老冰棍的贞操观,那必然是钢铁侠的床上结果。

难怪他出去前娜塔莎的表情又诡异又恶心。他以为那是……好吧,娜塔莎绝对早就知道了,这个双面间谍。

他看了史蒂夫带来的那张白纸。

他的画仍然像他本人一样的质朴真实,托尼太熟悉了。

可这次,那张纸上画的既不是斯塔克大厦也不是反应堆。

史蒂夫用认真肯定的口气说这就是他肚子里的东西。

哈哈,那个可怕的像个巨形变异蜥蜴的东西。

就算他要求的透视检查证明那不过是个正常胚胎后,史蒂夫仍然坚持。

太伤人了,这要托尼今后怎么对他的孩子交代。

“你的史蒂夫爸爸在怀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个史前怪兽?”

皮特那孩子说这是孕期焦虑症。或许吧,托尼决定接受前美国队长无谓的想象,他接受的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个。

只要他能留着这个孩子。

当他对史蒂夫说出“如果你不想要”时,事实上他的心脏都揪住了。

霍华德老头子请保护你的孙子。虽然伦理上讲,这有点问题……

 

事实上,他一直想不通,想不通史蒂夫混蛋的想法,或许史蒂夫的潜意识里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但他的道德观让他必须来问问精子提供者的想法,所以他编造了这么一个拙劣的谎言。

虽然托尼明明清楚史蒂夫不是这样的人,可他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幻视说史蒂夫坚持他的想法,他们会为他做穿刺。史蒂夫会在大厦内待一个月,带着那个未知之谜。

这非常棒,这段时间可以让他理清思路,让他不至于每次见到史蒂夫都如此心情复杂。

毕竟,托尼·斯塔克还没忘记他们处于分手中。

他确定史蒂夫必须给他一个交代,为所有的糟心事。

他一直在等史蒂夫找他好好谈谈,可每次看到对方那双带着内疚的眼睛时,他都会下意识的找理由躲开。

他们之间还缺乏一些东西,一些可以给予这段感情安全感的东西。

一些不会被原则、立场所损坏的东西。

比如一个Baby,甜美的,带着奶香的Baby。

他以为。

评论 ( 12 )
热度 ( 54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