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5(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很抱歉,这章有点短,考虑到我昨天晚上看的雷文,我开始怀疑这篇是不是在我的意识里有被大幅度美化。希望没有给任何人照成困扰,善用X功能,非常感谢看这篇脑洞的大家。


5

  闭着眼睛的史蒂夫躺在床上,托尼想起了他曾经的噩梦。一个废墟上没有瞑目的尸体。

  就像现在,这不是一个好的预感。

  在他以为会有所改变时,确实改变了,然而这个改变却是他最不想要的。

  

  你是个坏Baby,他看着史蒂夫盖在薄毯下的那部分。

  还未来临就要离去。

  这再次证明了托尼·斯塔克不配拥有好东西。

  他以为他已经足够成熟,他的努力有目共睹,可最终冥冥中那个叫命运的混蛋还是告诉他,托尼·斯塔克生命中就不存在好东西。

  

  他和史蒂夫的关系依然不会改变,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也没有什么可以维系。

  不,更糟糕。

  他还会继续失去。

  失去那个顽固的、让人头疼的队长,那个永远学不会史塔克式调情、搞不懂前沿科技的史蒂夫。

  

  你不是个坏Baby,你是个怪物,是个来宣告史塔克家族被诅咒的怪物。

  托尼低下头,把自己埋在双膝之间。

  安静的房间里,没有人知道。

  

  剧痛带来的昏厥让史蒂夫享受了一次难得的深眠。四倍强化也带来了四倍耐受力,即使是在枪林弹雨的那个年代,史蒂夫也很少碰到能让他失去意识的疼痛。

  那东西是直接作用在神经的。

  这是史蒂夫条件反射般的第一反应,接着,他发现了这一切都不太对劲。

  他已经不记得那个照成他昏厥的东西是什么了,站在一片寒冰之上,史蒂夫觉得他可能是在做梦。

  没有感觉到寒冷,也没听到风雪夹杂的呼啸声,他就站在一片茫茫冰野上,用他的四倍视力极目远望。

  不远处,有个破旧的小屋,一伙穿着厚厚棉服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皮靴和帽盔是德式党卫军的。斯蒂夫小心分辨着,他们端着枪,四下张望,却没发现斯蒂夫。

  一张白色的万字旗被拿了出来,斯蒂夫觉得他们应该是要宣誓占领这个地方,士兵的警觉让他有过去把他们干掉的冲动。

  他没有行动,因为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当那名拿着旗帜的士兵背枪走到旗杆前时,地上突然弹起一个可称的上是庞大的怪物,看起来它之前就躲在雪堆里。

  那名士兵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怪物排满棘刺的尾巴刺个对穿。然后,一群恶心的好似有着刺猬般盔甲的甲壳虫从地底快速窜出,倒地的尸体很快被它们分割殆尽,虫子再次隐逸地底,雪地上只留下一滩刺目的血迹。

  枪声响起了,穿着厚厚的棉服,他们艰难的四散奔逃。可这一切都是无用的。

  没人避的开怪物灵活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斯蒂夫没有犹豫,他要过去,那怕他赤手空拳,那怕那怪物看上去是多么的不可战胜,那怕那些地底隐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好似刺猬般的甲壳虫。

  他被人拽住了。斯蒂夫扭过头,拉住他的是另一只可怕的怪物,有着尖尖的獠牙,软体动物的粘液和爬行动物的外骨骼。

  在那怪物长长的头颅上,斯蒂夫没有看到眼睛,可他能明显感觉到,那怪物在审视他,带着无比的好奇。

  

  “这就是人类?”

  一声轻轻叹息。

  

  “你醒了,史蒂夫。”

  史蒂夫睁开眼睛,熟悉的环境让他感到舒适。

  然后,他撞进一双深棕色的眼睛里,一个满脸胡渣,形容憔悴的托尼·史塔克。

  “嗨,托尼。”他从床上撑起自己,然后说道。

  年轻的史塔克静静的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难题。

  那双眼睛里没有史蒂夫以为会出现的憎恶和愤怒,可仍然是史蒂夫需要艰难面对的。

  他张张嘴,觉得这大概可以成为一个让他们谈谈的好机会。

  托尼还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当他看到史蒂夫从床上抬起头,那脸上的表情让托尼想起了从前的“我们得好好聊聊,在你又一次让人担心还不听命令之后”、

  每次。

  虽然事实证明钢铁侠也会有对的时候,然而即使是那种时候,史蒂夫也会给他一个夹杂着爱和关心的说教。

  甜蜜的日子,他不该想起这些。

  这会让托尼·史塔克变得足够脆弱,这些是托尼·斯塔克生命中难得的好东西。这些会让他想起说教后的性爱,他们是如何在争吵中达到灵与肉的融合。

  仿佛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你感觉没事,我想我该走了。”他的嘴里吐出最平静的字眼,“鹰眼找到了布鲁斯的下落,在地球另一端的某个小岛上,我和幻视需要去接他。当然,放心,我们仍不知道旺达他们的下落,也没人知道”他把交握的手臂放下,用右手隔空指指史蒂夫肚子的位置,“他们仍然认为那里是个小Baby。娜塔莎把他们说服了,没人为你冒生命危险。”

  事实证明,他的队长仍是那么容易猜透,当他的话音落下,史蒂夫露出一个长舒气的表情。

  “不过我是不会放过冬兵的,最好让他夹着尾巴躲远点。”这不是应该出现在此刻的对话,托尼·斯塔克应该下地狱的嘴巴。

  “托尼,我很抱歉,非常抱歉。”

  抱歉?为什么,这是托尼·斯塔克应得的,却不是他想得到的。他摇摇头,用手势制止了史蒂夫剩下的语音。

  如果是曾经,他有的是办法去堵住那张扰人的嘴,不过现在都显得不合时宜。

  “你欠我的,欠霍华德·斯塔克的,就只是几句道歉?队长,那时候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冷酷,不过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和你讨论这个。”他看向那个曾经无数次和他一起躺在这张床上的人,“等你肚子里那个恶心的东西被搞定吧,那时候我们再好好谈谈。记着,你欠史塔克的。”

  这不是他想说的,可他们拯救世界,拯救所有人,却总在互相伤害。

  复仇者们互相伤害,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互相伤害,斯蒂夫·罗杰斯和托尼·斯塔克互相伤害。

  托尼·斯塔克突然变成了胆小鬼,他仍在担心此刻他们会互相伤害。

  

  布鲁斯·班纳博士的到来让研究有了可喜的进展,不得不说,他的确是这方面的专家,特别是在他最初变身浩克的那段艰难时期,他对各种匪夷所思的生物学理论有着常人难以匹敌的研究。

  托尼·斯塔克给了他足够的帮助,尽管这位钢铁巨人是物理学界的权威领袖。可物理与生物的最后,也不过是原子和电子的和而不同。

  何况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托尼·斯塔克的状态一点也不好。他逃了斯塔克工业的所有会议,又变回了那个让人讨厌的托尼·无理取闹·斯塔克。

  只是这次没有佩珀给他收拾烂摊子了。

  托尼·斯塔克不在乎,他的表现出乎所有人意料,没有人预料到他会备受打击。

  布鲁斯·班纳听说了关于孩子的事情,他还亲眼见过托尼把一个仿真婴儿的头粗暴的踢给笨笨当玩具。

  他把史蒂夫隔绝在了实验室之外,每次熬夜,布鲁斯都会看到实验室的玻璃墙壁外出现那个高大的金发男子。

  他就站在那里,坚毅的像国家草坪上的那座纪念碑。

  布鲁斯不清楚托尼有没有看到他,还是一切都视而不见。


评论 ( 9 )
热度 ( 41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