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6上(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暂存


6

  最终,他们敲定了方案。布鲁斯研究出了一种毒素。不过时间紧迫,他们也没有更多的细胞样本。这种毒素只在理论上存在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事实上,它可能一点作用也没有,或者会更加危险。

  托尼坚决不肯让史蒂夫使用这种东西,他们还需要大量的实验,但队长决定冒险。

  是的,他知道了,在他们还没拿定注意要将这东西怎么办时,皮特对那个老冰棍说漏了嘴。他就知道他早该把整栋大楼的通风管道封死,该死的。

  史蒂夫坚持,美国队长坚持,他总是在坚持,仿佛只要他足够顽固,就可以对抗整个世界。

  布鲁斯不肯说谎,当史蒂夫堵在实验室门口时,布鲁斯详细的解释了这种该死的毒素。当然,他是科学家,最笨拙的那种,或许还是个潜在的美国队长铁粉,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浩克是怎么来的。

  托尼不怪布鲁斯,他不怪任何人。

  他只是和史蒂夫狠狠吵了一架。动手的那种,但没有在俄罗斯时那么严重。

  就像曾经的每次,他拽着史蒂夫的T恤,把对方狠狠压到墙壁上,用最大的声音冲他吼叫。然后史蒂夫反击,他的力气要比托尼大的多。他被斯蒂夫掰着手腕推开,对方用坚定地仿佛可以射穿世界末日的眼神直视他。

  老冰棍的固执。

  托尼·斯塔克恨透了爱惨了的固执。

  他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人呢,他们之间问题有一堆,代沟像隔着整个外太空。

  

  托尼妥协了,真难得。但即便他不妥协,对方也会想方设法让这场实验进行。在固执己见方面,托尼自觉没必要太过计较。

  美国队长一向如此,就像一直擅自做主的钢铁侠。

  固执可不止是斯蒂夫·罗杰斯一人的特质。

  如果不能阻止,托尼暂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至少,这次是在他眼皮底下进行,托尼·斯塔克可以成为这场未知的终极保险。

  

斯蒂夫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心烦意乱。

他们又一次吵架了。

  实际上,这种时刻他特别想找个沙袋来那么几拳,大运动带来的疲惫可以让他暂时性忘记很多东西。让他觉得只要继续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皮特在训练室里,而他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他和托尼之间总是在争吵,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他们还是成为了一对,争吵并不真正影响他们的感情。

直到他把一切都搞砸。

 

巴基和霍华德,还有佩姬。

那是他的过去,直到纽约大战之前,他们对他来说仍像是上星期的事。

但整个世界都在告诉他,你回不去了,你和他们错过了整个时代。

他们把最好的留给了史蒂夫。

 

最好的,生命、神盾局、托尼·斯塔克……

史蒂夫对此充满感激。

 

从清醒那一刻起,史蒂夫·罗杰斯就一直在试图向前看,他努力适应这个时代,就像他曾经做的那样,适应一个不再瘦弱的身体,适应像个杂技演员一样举起摩托车,适应成为一个领袖。

可是这很艰难,比以往任何一种适应都要艰难,比在纽约上空打败外星人艰难的多,比穿着可笑的红靴子在舞台上表演更让人难受。

他越是向前看,就越是无法忘却过去,这让他必须承认,他是一个被时光遗弃的人。这让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那些逝去的时间和生命。

孑然一身。

 

他还记得他苏醒后第一次见到佩姬的情景。她躺在病床上,满脸皱纹,却还是那样美丽,那双眼睛里仍带着史蒂夫所钟爱的神彩。

他能看得出,她很幸福,没有他的陪伴,她依然很幸福。当他们聊起史蒂夫错过的那支舞时,那双眼睛里,却只剩悲哀和遗憾。

“嗨,史蒂夫,嗨,史蒂夫。”她用怀念忧伤的语气虚弱的喊着他的名字。

“你还是那样年轻,就像天堂的样子。”

 

你还是那样年轻,就像天堂的样子。

 

像天堂的样子。

 

那句话成了史蒂夫的梦寐。很多次,他梦到战后指挥部所在的那所废弃教堂,他们在那里举行了舞会。

他穿着整齐的军礼服在人群中等待,等待和佩姬的共舞,直到人群散去,谁也没有出现。

他们都不在了,即便还活着的,那些苍老的生命也与他不再有什么联系。

 

所以,当他看到巴基时才会那样惊讶和喜悦。

即使不复曾经,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同他一起被留下的。

他的巴基,曾经那个布鲁克林小个子最好的朋友,那个永远和美国队长站在一起的咆哮突击队战友。

那个掉落火车,他没有抓住的巴基。

 

他是他的曾经,也是他的责任。是他的失手让他最好的朋友变成如今的模样,史蒂夫必须把他带回来,那是他必须去面对的错误。

如果当初他可以抓住巴基的手。

 

然后他搞砸了一切。

霍华德的死亡是娜塔莎告诉他的。那个U盘里有太多丑恶的秘密,娜塔莎说霍华德的死与九头蛇有关,那是一场预谋犯罪。

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托尼。

 

他们俩的关系是在他砸了神盾局后确定的。

当他从伤痛中清醒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托尼·斯塔克来看望他时看起来也不怎么好,吊着一条手臂,脸上划着长长的口子。

他们互相凝视,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不约而同发出一阵大笑。

他记得托尼·斯塔克在病房耸肩的样子。

“嘿,队长,还记得在电话里你是怎么教育我的吗?你现在看起来可比我狼狈的多。”

“至少我没把公寓地址告诉恐怖分子。”

“哈,炸了三艘三栖航母,还把‘美国队长超级特工后援会’揍了一个遍的人没资格说我。想知道下议院议员的脸有多黑吗,我可以让贾维斯截图给你。”

“不,谢谢,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然后又是一阵静默。

“知道吗,老冰棍。”

“什么?”

“我是说,我知道了巴基的事情,毕竟,他差点把你打死,很抱歉我没在这里。”

“谢谢,托尼,我明白,不过你的麻烦事也不少,很抱歉那时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不,你不明白,史蒂夫。”托尼直视着他,“我和佩珀分手了,就在我炸了所有的钢铁侠战甲之后。”

“抱歉。”

“对,是你的错,是你怂恿我向前踏出那一步的。你去见了你的初恋情人卡特特工,我知道你们的事情,老头子曾经把你们俩那只该死的没有跳过的双人舞当睡前故事讲给我听。你告诉我应该抓住当下不要留有遗憾。而我还真他妈该死的听你的了。”

他重重的坐回椅子上,用好的那只手掌捂住双眼。

“佩珀一直是我的好友,最好的,像家人一样。你让我以为我们可以再近一步,可以稳定下来。可结果却是我们不合适,现在我不但失恋了,还他妈搞丢了自己的首席执行官、保姆、朋友以及全世界。”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我以为,我真的以为你们是一对,毕竟你们……佩珀是个好姑娘。”

“没错,她是个好姑娘,是我配不上她。”托尼叹息道,“不过,史蒂夫,这是你的错,你得补偿我。”

“好的,托尼,我明白了,我会去找佩珀谈谈的。”史蒂夫点点头,用认真的口吻说道。

“这不是谈谈的问题,史蒂夫,你还是不明白。不,我是说,你应该补偿我一段恋情。”

“什么!托尼,不要开玩笑。”史蒂夫的额头皱了起来。

“别生气,史蒂夫,我是认真的。我真的觉得咱俩应该试试,就当是为了复仇者联盟内部团结,毕竟,所有人的吵架次数加起来也没咱们两个的多;或者为了纳税人的钱,等下次你再破坏几个航母或者其他什么国有资产时,他们可以有个地方寄战损账单……”他抚摸着史蒂夫眼角下的那块淤青,口气突然变的沉重,“就当是为了再有什么麻烦时可以一起挨揍,我不想看着你被人从天上仍到海里时却无能为力,当然,还有一件事,最重要的,我要把胸口里那些该死的碎片取出来,需要有个人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这些理由应该足够充分了,史蒂夫,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所以现在,给我个答案,我好和医生约个手术时间……”

“哦,好吧,托尼。”

“真的?”

“真的。”

“那我现在可以吻你吗?”

“你的手术知情同意书在什么地方?”

……

 

他答应了,他们成了一对,托尼说道没错,他们可以试试,他们可以在一起。

托尼·斯塔克就像一座灯塔一样,坚固的站在时间的最终端。就像一只巨大的铁锚一样,仿佛只要握住他的手,史蒂夫就可以从逆流汹涌的时间浪潮中站住腿脚。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