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7(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今晚可能还有一更,以及,想把这篇做个无料,有没有大天使可以帮忙做个封面哒

谢谢

以及,此更有AU成分,慎

他始终没有告诉托尼关于霍华德的事情,直到那场飞机场大战,直到美国队长把星盾砸向钢铁侠的反应堆。

 

“就当是为了再有什么麻烦时可以一起挨揍。”

 

真是讽刺,他揍了想要和自己一起挨揍的男友,为了他最好的朋友。

 

他们总是在吵架,但那时谁也不认为这会影响他们的关系。直到鲜血淋漓的真相横在一个最糟糕的时刻,可史蒂夫·罗杰斯不想和托尼·斯塔克分手。他不想让这场关系成为他的另一场梦寐。

一个得而复失的梦魇。

但他们还是走到了终点。

为了巴基,为了霍华德,为了协议。

 

也许接下来他还会和那些不能签署协议的复仇者们继续逃亡,托尼·斯塔克继续像一座灯塔一样,坚固的屹立在史蒂夫·罗杰斯的心里,只是,这次他不能再握住他的手,他需要自己从逆流汹涌的浪潮中站住腿脚。

和曾经一样,没有什么被失去,他只是不再拥有。

 

7

毒素注射是托尼执行的,拿起针管时,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在抖动,小幅度的抖动让那只透明真空管中的盈绿色液体看起来像过期面包上的霉变。

布鲁斯拍拍他的肩膀,“我来吧,托尼,相信我,不会再出现一个浩克的。”

他试图说点什么缓和气氛,但这一点也不好笑。他居然开始想念巴顿和山姆那两张喋喋不休的鸟嘴,或许把这一切解决后,他可以加入他们。

托尼摇摇头,“没关系,布鲁斯,你需要看着那些数据,实话说,有些我并没有看懂。”

“我可以把这当成夸奖吗?”

托尼做了一个你随意的动作,他的嘴角抽搐着始终没能有个上扬的弧度。

 

在此刻,史蒂夫一直躺在诊疗床上,全身戴满各种器械,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静静的看着他俩的争吵。

“托尼。”他喊了一声。

年轻的斯塔克扭过头。

“放轻松。”他直视着对方眼睛。

他看着托尼点头。

这一幕让他想起了霍华德。

血缘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不过老斯塔克可比他的孩子自信多了。

 

被那双蓝绿色眼睛看着的感觉真不坏,那里面有着信任和安抚,甚至是爱意。如果托尼没有看错。

他的手突然不再抖动,坚定的就像面对的是钢铁侠盔甲。

美国队长一直是他信任的,就像他信任他自己。

 

盈绿色的液体被慢慢推尽,白皙的皮肤上渗出薄薄的细汗。托尼忍不住用手指在上面一再摩挲。

这样的亲近是两个月中一直想念的。

他们的眼神在对望中慢慢胶着,史蒂夫抬起夹着导联指夹的左手,他想握住托尼的手指。

 

一直在观望着操作台上分析图的布鲁斯突然抬起头,星期五给了他不少助力,让他可以现在就下结论了。

“它是有效的,托尼,它有杀死……”

当他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个半压在诊疗床上的托尼·斯塔克,他们几乎要吻在一起了。

“我是说,抱歉,你们继续……那个,我需要冷静一下……浩克,你们知道……”

真是尴尬又美满的时刻。

 

“它有效,听到了没有,托尼,我是对的。”

“哦,千万别,我一点也不想听这些,至少现在,我不想吵架。”托尼说道,他能感觉到史蒂夫说话时那些熟悉的气息又回来了,其实他挺想念这种小小争吵的,不过,他又看了一眼史蒂夫的嘴唇。

那种略带淡粉的红色,和美国队长坚毅的性格不同,他的下唇略厚,有种能称得上色情的性感。

如果不是布鲁斯的声音打破了魔法,托尼真的很想试试碾轧在那张唇上的感觉。

不过他再没有这种权利了。

这个权利由他亲手丢弃,他们分手了,在史蒂夫选择带走冬兵以后。

 

他不能原谅,一个足够残忍的史蒂夫·罗杰斯。

 

他再次深深眷恋的看了一眼,绝不承认嫉妒和遗憾已经填满了心里的所有空隙。

 

“我想你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了,史蒂夫,多简单,至少我们可以保证它可以不用跟着你过圣诞节了。”

“托尼。”

“什么?”

“没什么……”

 

真的是没什么。

 

除了身上带了一个埋入式检测器外,史蒂夫的生活没有再受到任何影响。他又开始把更多时间花在了训练室里。

就像已经长在实验室里的托尼·斯塔克。

史蒂夫仍没有进入实验室的权限,就像他始终没有再回到过自己的房间。曾经很多次,史蒂夫都站在那间房间的门口,看着那个大的出奇的银灰色星星。

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他的东西都是否还在原位。

那里还有他的素描本,一张小小的佩姬照片,一对没有任何装饰未经雕琢的戒指,史蒂夫一直希望能亲手完成它们。

如果告白是托尼·斯塔克提出,那至少求婚可以由史蒂夫·罗杰斯来……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那是个秘密,原本史蒂夫还在犹豫这个惊喜会不会被托尼嘲笑。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很庆幸他没能完成它们,让它们就像两个怪异的钥匙环一样躺在他的抽屉里。

没有装饰,没有刻字,也没有丝绒礼盒……

更没有人发现。

 

“蜘蛛侠这个臭虫,他是纽约市的耻辱,复仇者不应该接纳这么一个纽约公害,他应该受到制裁。”

“砰!”

一声伴着电流声的爆炸,高楼上巨大的屏幕再次报销,号角日报主编的脸定格在一个怒发冲冠的表情上。

那个弄坏屏幕的东西从詹姆森先生的嘴里爬了出来,正是他嘴里的纽约臭虫。蜘蛛侠摊摊手,他好像对屏幕做了一个抱歉的军礼,再次荡走了。

 

“真是太好了,干的漂亮。”詹姆斯坐在轮椅上,他的膝盖上盖着一张灰色毯子。

事实上从上星期开始,他就不用轮椅这玩意了,但用来应付应付那些总想打听事的军部同行们,这东西可太好用了,只要他坐在上面,低着头摸摸自己的腿,他们就什么也不说了。

此刻是上午9点左右,他穿着军装刚从一个无聊的政府会议中回来,无聊的打开电视。

然后他看到了纽约的时事新闻,皮特又在拯救世界了。

虽然他只是个孩子,不过做的不错。

瞧瞧那个射出粘性蛛网的准度,很有娜塔莎的风范。

史蒂夫路过客厅时,他正看到蜘蛛侠毁了那个显示器。

太好了,实在太好了,詹姆斯一点也不讨厌号角日报,包括詹姆森先生本人,但他对蜘蛛侠的批评,那实在太吵了。

实时转播的录音设备将他的大嗓门完美转移到了电视新闻上。一个正在拯救纽约的超级英雄,背景音乐却是对他的批评与污蔑。

詹姆斯很喜欢皮特,这个孩子很努力,也很聪明。作为一个超级英雄,他做的很棒,詹姆斯很少能看到有向他这么出色的新兵了。

所以,那些讨厌的言论,还是让他们见鬼去吧。他们总是这么无情,就像曾经对托尼·斯塔克做的那样。

詹姆森讨厌的声音没再从电视里发出,不过皮特面对的危险还没解决。那是一只足够强壮,像犀牛一样的家伙,在街上横冲直撞。

 

史蒂夫好奇的坐了下来,他刚刚从训练室出来,准备到餐厅喝杯牛奶。

电视里的蜘蛛侠对付这么一个强壮的家伙,并不怎么吃力,好吧,除了偶尔会被他甩到半空。

然后画面中的主持人发出了一阵惊呼,摄像头终于离开了蜘蛛侠矫健的身影,它被抬高,举到了两栋大厦中间。

“是钢铁侠,天。”

人群发出惊呼。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