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8(铁盾,OOC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8

“托尼?对了,他今天在那附近的学校有个演讲,他提到过。”詹姆斯对史蒂夫说道。

史蒂夫点点头,从沙发上起身,并不打算继续看下去。

毕竟有托尼在,不会有什么危险。

“队长。”詹姆斯喊住了他。

史蒂夫站住了。

“我有没有说过,你是我的偶像。”

“谢谢。”

“那你知不知道我和托尼·混蛋·斯塔克是怎么成为好友的?”

史蒂夫诚恳的摇摇头,他直觉那不会是他想听到的。

“之前他并不喜欢我,毕竟我只是军方派来和他谈武器合约的代表,最初我也挺不喜欢他的,他是个混蛋,我想这点你应该同意,那时候几乎只有佩珀能忍受他,虽然和他谈生意让我的军衔得到了晋升,可我还是觉得他比十支恐怖组织武装还要难对付。”詹姆斯整理了一下军服的褶皱,“直到他发现了我一柜子的美国队长收藏,史蒂夫,我有一套你的签名漫画,那是我的祖父留给我的。结果……”他看向史蒂夫。

 “虽然我很喜欢那套漫画,不过他还是拿到了。不是因为他有很多钱,或则他给国防部打了折扣,是因为他的父母。史蒂夫,你的老友霍华德·史塔克找了你一辈子,而他的妻子玛利亚·史塔克女士,她同样是你的粉丝,甚至我怀疑他们的结合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抱歉,这么说可能有点怪异,但我相信这一点。我觉得美国队长是他们全家的信仰,大概就是这样。然后那混蛋越过我找到了我的祖父,他拿到了那套漫画。”他耸耸肩,而史蒂夫却觉得他的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所以,我觉得我得为他说句话,队长。”他直视着史蒂夫,“在他父母那件事上。”

 

“砰!”电视里再次发出一阵巨响,比刚刚皮特砸了屏幕的那下响的多。

那巨响打断了对话,谢天谢地。

电视里继续传来人们的惊呼声,摄像头剧烈抖动,像是出了什么意外,接着,灰色的烟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了。

直觉让他俩同时感到现场出了意外。

詹姆斯从轮椅上站起,膝盖上的灰色毯子掉落到地板上。

“我们得马上过去。”史蒂夫说。

“不不不,不是我们,是我。”詹姆斯的声音平静而严肃,“毕竟我是战争机器,而你,史蒂夫,在还未签署协议前,只是个逃犯。”

“我不是美国队长,但我必须出现在那里,詹姆斯上尉,就像我不会因为你是个病人而阻止你一样。”他坚定的说道。

几乎没有挣扎,詹姆说道,“好吧,谁让你是我的偶像呢,不,现在我觉得你和托尼是一样的混蛋,老天,我居然会觉得我的童年偶像是个混蛋,还说出来了。”他无奈的召唤了重新涂层的盔甲。

一架蓝色的,涂满星星和红白彩条的战争机器。

“不,并不是你看到的样子。”尴尬的声音从面甲里传出,詹姆斯怎么会忘了这个设计呢,“抱歉,队长,我只是当时觉得,你没有签署协议,但复仇者联盟需要有个身穿国旗的家伙。”

“我明白,罗迪上尉。”

“好吧,希望你真的明白,队长。”他立刻停止了解释,“不过你真的决定和我一起?他们会通缉你的。”

史蒂夫点点头,“可以带我一程吗?”

“荣幸之极。”

“那么,升降台等我。”史蒂夫快步跑进电梯。

“天,我必须给老罗迪打个电话,可以带着全美偶像飞过纽约,我应该让托尼给我的心脏也按个反应堆的,山姆是怎么忍受这个的,难怪他那么喜欢他的鸟人装。”

 

“蜘蛛侠,你到底是怎么惹到他的,踢了他的屁股?”托尼的声音从面甲里气呼呼的传出,此刻他紧贴在地面上,仿佛那是什么巨大磁铁,钢铁侠的盔甲像木乃伊的棺材一样把他束缚在了里面。

“不,斯塔克先生,他罩着的人在中学里贩毒。”皮特很认真的回答,他同样以一个诡异的,撅着屁股的动作被粘在了墙面上,“我现在终于体会到被强力蛛丝困住是个什么感觉了。”他努力挣扎,试图把自己从墙上拔下来。

“老天,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他的皮还真是厚。”托尼想抬起他的脖子,但他连面甲都无法打开,这实在够倒霉的。

“你们能不能少说两句,我现在很后悔自己在这里。”

“对,还有你,詹姆斯,真不敢相信,如果没记错,那是斯塔克科技出品,你却把它涂的像个劣质的行为艺术。你的确不应该在这里,你还在复健中。”

“那也不妨碍我当个英雄。”战争机器仰面朝上。

托尼一眼也不想看那身被涂的乱七八糟的盔甲,那玩意现在就像一个钢铁美国队长。

“没错,废铁一样的英雄。”面甲紧紧贴在脸上,他翻了个没人看到的白眼,。

“哈,斯塔克,就像你现在不是一堆废铁一样。”

“嘿,嘿,先生们,我就插一句,那是谁,我不记得复仇者大厦有这么一位英勇的先生。”烟尘渐渐散去,一个已经和犀牛人战斗一段时间的身影渐渐清晰。

“我的老天,鹰眼那混蛋欠我10美元,星期五,记得见面时提醒我。”

“好的,Boss。”

 

一个穿着黄色和亮蓝色凯夫拉紧身制服的人影在和笨重的犀牛人和不时骚扰的章鱼博士战斗着,就像英勇的斗牛士,引得笨重的犀牛人横冲直撞,却始终不能靠近他分毫。

“酷,他可真灵活,不过那身制服。斯塔克先生,你不应该批评我的装束。”

“那究竟是谁的衣服,我在升降台看到他时,吓得差点从楼顶掉下去。”

“詹姆斯,警告你,现在品味最差的是你的‘战争机器’,也许它该改个名字什么的,‘爱国者’怎么样,听着像个导弹。”托尼喊道。

“不要批评我,托尼·斯塔克你这个混蛋。”

“我只想知道他是谁,还有他为什么要在凯夫拉制服上留那么大一个豁口,还要在里面穿着白背心。”

“什么?还有白背心,他没有把他的胸肌漏在外面吗,星期五,把我的头甲弄下来,我要看看那个老冰棍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托尼气急败坏。

“抱歉,Boss,动力引擎被损毁70%,备用能源将在三分钟后开启。”

好吧,他再忍耐三分钟。

 

20分钟前,史蒂夫和詹姆斯一起降落在这里,他们抓的时机刚刚好,托尼和皮特的确遇到了麻烦。

他们的敌人变成了两个,犀牛人和章鱼博士,看起来犀牛人兜售的可并不是什么普通毒品。

只要有章鱼博士掺和进来,事情就立刻变得棘手的多,连钢铁侠也不能拯救他尖叫的蜘蛛感应。

对方掏出了一把奇怪的设备,看上去像是什么新型武器。托尼还想嘲笑一下对方奇特的品味以及海带一样糟糕的头发。

然后他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棒极了,超强磁化,就像遇到万磁王那家伙一样,他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狠狠砸到地面。顺带砸坏了一辆干粉灭火车,真是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皮特发出一声尖细的尖叫。

真好,这特效配音真他妈是绝佳背景。

 

然后,天上又有什么“砰”的一声砸在了他旁边,就差那么几厘米,就要砸在他的身上。

一架蓝色的战争机器,收回前言,这更糟糕。

然后,蜘蛛侠被扔了过来,粘在了旁边的墙上。

 

这已经是20分钟前的事情了,从最初的紧张,到后面的嘴炮闲聊,他们已经被粘在这该死的地方一动不动20分钟了。

在此期间,一直是一名身穿黄色和亮蓝色凯夫拉紧身制服的人在同该死的犀牛人和八爪鱼那个残废战斗,他蒙着面,没人能看清那是谁,他有一头金黄色的短发,如大卫王般的完美身材。

干粉制造的烟雾渐渐散去,纽约记者又在拿着话筒尖叫了。

是一名新义警吗?人们带着疑问与迷恋看着这场打斗。

托尼冲着星期五为他调出的直播画面嗤了一声。

那当然不是什么新义警,那是该死的前任美国队长,不老的全美偶像,值得尖叫的美国甜心。

值得让人下地狱的史蒂夫·罗杰斯。

他为什么要穿那身羞耻的凯夫拉制服。那是他和鹰眼打赌的玩笑,就在巴顿刚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那是托尼的酒后创作,他曾经劝说过史蒂夫试穿的,当然,他不会说出他的真实目的是玩一些色色的实验室游戏。

史蒂夫怎么能穿着它上街呢,虽然那面料的确是凯夫拉,那条显眼的黄色腰带里的确有些适用的小工具,但适用是……

天,托尼现在真庆幸那条腰带是纳米合成碳钢还是什么的金属材料,这让史蒂夫在发现不对的第一时间把它解了下来,此刻它就躺在他的脚下。

至少托尼不用担心在战斗中,史蒂夫会从里面掏出K-Y.brand什么的砸到那头蠢犀牛的头上了。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