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9(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队长的流浪者制服(网上找的,希望没有侵权,侵权必删),羞耻的大V,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但肯定不是鳞甲这类,就假装是凯夫拉吧。AU设定不要计较

9

英勇的新义警是极负战斗经验的,在这方面,几乎所有的复仇者都无法匹敌,毕竟,那里面藏着的可是个在二战中揍过希特勒200多次的老战士。

只要他站在那里,即使在章鱼博士的最新科技下他是那般渺小,在犀牛人强健的体魄下显得那么柔弱,你仍会感到安心。

柔弱的美国队长,真是可笑,托尼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他只觉得热血沸腾,真想爬起来和老冰棍一起踢那个犀牛怪的屁股。

这种感觉不错,非常不错。

 

“所以,那是美国……我是说新住进大厦的?”皮特问道。

托尼想点头,但他的头仍被卡在面甲里,一动不动。

“是的,没错,新兵。”詹姆斯自豪的说道,“现在我们是一伙的。”

“嘿,真不赖,比我的新人测试好多了,不用把蛛丝射向自己的偶像,有他在真好。”皮特觉得自己的面罩下的表情一定是傻乎乎的,“跟他站在一起都是这种感觉吗?”他用痴迷的眼光看着那个亮蓝色制服包裹着的脊背。仿佛只要有他在,只要站在那个身影的背后,你就什么也不用担心。

他的确是名不虚传的全美偶像,他是那么让人安心,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那让你情不自禁想要追随,想要相信。

 

虽然没有盾,没有趁手的武器,史蒂夫赤手空拳,但他仍没有让犀牛人占到便宜。

章鱼博士手里的针头从蜘蛛侠被粘在墙上时就拿出来了,但史蒂夫没有让他向战友们所在的位置多挪动一步。

“把他搞定,犀牛人,我需要蜘蛛侠的血,不是战斗。为什么我要雇佣你,你这个蠢货,连个蒙面的臭虫也搞不定。”他一直被史蒂夫阻拦着,对方即使是和犀牛人斗的最危急时刻,也不忘向他投掷个什么障碍物,让他束缚在原地。

他的行动不便,地面被他手中的武器变成了强力磁化的吸铁石,这让他的机械臂也无法如常一般行动自如。

长时间的战斗和他的预想一点也不一样,他需要蜘蛛侠的血液,那真是种迷人的变异。这本来是很好搞定的事情,直到那个该死的钢铁侠出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面罩下的混蛋和同样讨厌的托尼·斯塔克有了联系。那个该死的铁皮臭虫破坏了他多次计划。

为了对付蜘蛛侠和帮他的铁皮罐头,奥克塔维斯章鱼详细准备了这次行动,他雇佣了黑道有名的犀牛人帮他捉住蜘蛛侠,至于那个铁皮罐头,万磁王让他有了灵感,他设计了可以转化强力磁场的武器。

但是这一切,都被面前这个可恶的小丑毁了。

可笑的亮蓝色与黄色的凯夫拉制服,可笑的一直延伸到腹部的V字无领造型。难道他就缺那一块三角布料吗?

不过不得不说,这名滑稽的新义警身材的确配得上这身衣服。那些不怕死的新闻小姐们的尖叫声已经传到他的耳朵里来了。

可这仍然不能熄灭奥克塔维斯的怒火。所有阻挡在他面前的人都必须死。

“啪。”

一只报废的方向盘打到他的手腕,磁力转化枪掉到了地上。

“该死的。”章鱼博士狠狠咒骂着。

 

时机抓的漂亮,虽然一直在和大块头缠斗,但史蒂夫一直在注意着章鱼博士的动静。这个有着机械触手的家伙一直小心着没有让自己踏进过战场,对史蒂夫偶尔的骚扰也只是躲避。

不过他的走神还是让史蒂夫抓住了机会。

一只报废的方向盘,虽然不如振金盾牌那么顺手,但够用了。

 

他在抛出方向盘时,就地打了个滚,躲开了犀牛人的又一次冲撞。

快跑,滑步,从奥克塔维斯博士支撑身体的机械臂下穿过,史蒂夫接到了那只掉落的新式武器。

那玩意可不像它造成的效果那般坚固,他把它捏碎了。

 

“复仇者……集结,你们是不是该这么说了。”那句话他只说出了一个单词就立刻补上了一个后缀。

“不,你应该说复仇者战斗,宝贝。”

磁力效果消失了,钢铁侠的身上猛然一轻,他立刻启动战甲的推动装置,犀牛人被他狠狠撞到了一辆运钞车上。

“钱,老天,那么多。”皮特仍被粘在墙上,詹姆斯用激光小心的把困住他的那块建筑挖出了四个洞。

“非常感谢。”把手上的混凝土拍在一起,它们立刻成了碎末。

“真庆幸你是我们这边的,新兵,我可不想跟你战斗。”

“永远不会,长官。”皮特敬了一个军礼

 

有了三个新助力的加入,这场危机解决的非常快。

犀牛人被斥力炮轰到墙角,终于昏了过去。

“希望他的头骨可以保证他不要脑震荡。”

“可恶的小蜘蛛。”

章鱼博士终于被激怒了,挥舞着他的机械臂冲了上来。

“蜘蛛侠,他的右腿。”史蒂夫喊道。

“好的,长官,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你取个什么绰号。”强力蛛丝弹出,捆住了章鱼博士的三条触手。

“快点结束吧,我最近一点也不想看到章鱼刺身了。”托尼俯冲下来,撞歪了行动不便的章鱼博士。

“别说的就像你喜欢吃一样。”

“日本料理,我觉得味道还不错,有人想请客吗,我有点饿了。”皮特把自己荡到路灯上,再次射出蛛丝,将章鱼博士捆成粽子。

“收工,伙计们,我让星期五订了外卖,日本料理。”

“谢谢,斯塔克先生。”

“那么,这位陌生的义警先生,需不需要搭个便车。”托尼打开面罩,声音里有几分揶揄。

史蒂夫蹲在报废的运钞车旁,面罩下,眉头像从前那样拧起,托尼如愿看到了面具的鼻梁上部分形成了熟悉的褶皱。

他大口的喘着气,以一人之力和那大块头打了20多分钟,还要注意一只偷袭的章鱼,这场战斗的体力消耗即使是强壮如美国队长也有点吃不消。

托尼痴迷的看着那片裸露在外的皮肤。没错,刚刚剧烈的战斗让凯夫拉制服里那件白背心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露出了美国队长诱人的胸肌。

喘息让那块皮肤在托尼的眼前起起伏伏,旁边的白色布料被汗水打湿,半透明的质感真不错。

“这些钞票怎么办。”史蒂夫歪头示意旁边躺着的运钞车,战斗前,那里的司机和押运人员就已经离开,而现在,满地的钞票像下了一场钱雨。

“我可以捡几张吗,就当是打败章鱼博士的奖励?”皮特试探的说道。

史蒂夫摇摇头,“它们不属于我们。”

“我开玩笑的,哈哈哈”皮特尴尬的笑道,突然,蜘蛛感应嗡嗡响起。

“小心!”伴随着他的喊声,运钞车爆炸了。

“哈哈哈,混蛋,都去死吧。”章鱼博士怒吼道。

他的手中捏着一只小小的遥控器,皮特把它夺了过来,顺手射出蛛丝捂住他的嘴。

“坏蛋死于话多,另外,你的声音也太难听了。”

 

 “史蒂夫。”托尼担心的喊道。

此刻,身穿黄色和亮蓝色凯夫拉紧身制服的新义警先生正蜷缩在钢铁侠的怀抱中。

运钞车爆炸时,这名仅有一身薄薄的凯夫拉布料作保护的新义警就在那辆该死的运钞车旁边。

凯夫拉纤维可以简单的防利器、子弹,可它太薄了,它无法防止正面一辆加厚车辆爆炸的威力。

托尼真后悔他为什么没在当初把这件该死的“情趣制服”做的更加牢靠。精虫上脑的时候,他只想着如何带着钢铁侠手套把这件衣服撕碎,而不是真的让史蒂夫穿着它上战场。

还有那面盾,为什么史蒂夫没有拿着他的盾,为什么。

他只来得及冲过去,将史蒂夫抱在怀里,尽可能的让盔甲去保护他们两个。

爆炸的冲击波将他们抛上半空又狠狠摔下。

妈的,盔甲的减震系统还需要继续调试,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史蒂夫,他怀里那具没有盔甲没有盾牌的血肉之躯。

 

当他睁开眼睛,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像清晨森林的湖水一样洒满碎金的眼睛。

“托尼。”他张开嘴,低喘一样的喊出他的名字。

“唔。”

托尼吻上他的嘴。

他们吻在一起。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