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0(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卡壳症晚期求回复,真的卡了,总觉得哪里不对。

10

“我不明白,娜塔莎。”

“不明白什么,皮特。”娜塔莎熟练的擦着手里的枪支,经过斯塔克工业的最新改良,用着还算顺手,但需要更多磨合。她刚从一个卧底任务中脱身,心情还算不错。

“斯塔克先生和队长,你当时没有在,你没看到那一幕。”皮特趴在桌子上,面前垫着他的作业本。最近他很喜欢在战备室里写作业。

“哪一幕,你是说他俩吻在一起的时候吗,我看到了,电视直播正好拍到,而我正在返回纽约的飞机上。”她给枪夹稍稍抹了一点保养油,好让它们时刻处于最好的状态。

“对,就是那个,你没有在那里,你没有在那里,那种感觉。老天,我还是个高中生,我的童年偶像和未来导师却当着我的面吻的天昏地暗。”皮特把脸埋到了作业本里,一回想到那一幕,他就觉得天上要下棉花糖雨了,心形的,粉红色。

“需要我提醒你吗,皮特,法律意义上,你已经成年了,上个月的事情。”娜塔莎放下手中的枪支,把双脚搭到办公桌上。

“不,我是说,他们明明在那时候吻的那么激烈,都快把对方吞下去了,为什么现在却谁也不理谁,就像……”他无法形容,冷冰冰夹杂着冰雹的暴雨把所有的棉花糖打湿,它们落入泥里,融化了,沉重又粘腻,变成了沥青,堵住了所有出口。

“就像那不存在是不是?”

“不,还要更严重,我以为他俩是一对来着,而且史蒂夫。”他指指肚子,用手做了一个大肚子的比划,“我们前不久不都这么以为。”

“皮特,这就是结症,像你说的,你还太年轻,你是不会明白那两个笨蛋在想什么的。他们之间并非情人那么简单,他们让自己肩上扛的东西太多,如果不想让它们掉下来,他们就不可能腾出手拥抱。”娜塔莎的声音中有种比她看上去要沧桑的多的力量。

“你还太年轻,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不得不原谅的对手,你遇上一份不得不辜负的爱情,或者比那还要复杂的什么东西,你就会理解。”

皮特静静的看着她,“但是我终究会懂的,是吗?”

“但愿永远不需要,宝贝,所以,在那到来前,你需要抓紧时间享受生命。”

皮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至少我们可以祝他们好运。娜塔莎,那个,我的小时工薪酬。”伸出手,他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的,不过下星期哈利,我想给我最好的朋友买件礼物,作为我爽约的道歉,那个犀牛人让我再次放了他鸽子。”

“拿去吧,皮特,你应得的,好好享受你作为普通人的人生,不要让蜘蛛把他吞噬了。”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钞票,保养好的枪支再次回到腿部的隐形枪套里。

 

“帮帮我,帮帮我,人类。”

史蒂夫睡着了,他再次来到了曾经的冰原,仍是原先的位置,和上次梦到的一样。不同的是,这次在他面前升起了一个火堆。

那个怪物就坐在火堆前,蜷缩着,前肢卷住一条干枯的树枝,正在小心拨弄着火堆。

 

这次的冰原让史蒂夫感觉到了寒风和冰雪,那堆火是唯一的热源。

他情不自禁的靠近火堆,远离寒冷。

 

“你是谁?”盯着火堆的光中显得更加可怕的怪物,他问道。

“我是?”那个怪物想了想,“我是布莱尔,我是库珀,我是蔡而思,他们都曾那么叫过我,我还是异形,就像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不过我不希望你这么称呼我,因为那种生物。”它停顿下,打了个寒战,“它是比人类还要可怕的异端。”它作出一个浑身颤抖的动作,有些粘液随着它的动作甩到了火堆里,发出噼啪的爆炸。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史蒂夫说道。

“哦,这的确有些复杂,我看过你的记忆,抱歉,这在我的星球是很常见的事情,但你们的历史让我知道,它怎么说,是违法的,不道德的。我是一个旅行者,在我的飞船坠毁之前,一个探险家或者可以称呼我为传教士。那时候,我和很多生命融合,我以为我的敌人只有熵,那个关于混乱的定律。”它抬起头,火光下,史蒂夫终于确定,它是没有眼睛的,但它应该有其他方法可以看见,因为它的动作,它的一切,都让史蒂夫觉得这个怪物是在悲伤的仰望。

“那已经过去很久了,曾经我就在这片星空中旅行,我是造物主的左膀右臂,乘着我的飞船,直到它坠毁。”它用无限怀念的口气说道。

“地球是一个可怕的星球,你们不喜欢融合,也学不会融合。我曾经试图融合过几个人类,就是布莱尔、库伯、蔡而思什么的,你们这么称呼。可他们都坚持不了多久,在他们的身上,我感觉不到任何对生命的感悟,任何。你们是那么短暂,几乎没有任何认知力,甚至连你们的细胞都是那么的可怕,你根本没法想象,当我和他们融合后,他们的细胞失控到何种程度,那些丑陋的像癌症和寄生虫一样的变异。没有带给我和他们自己任何好处,最后我不得不放弃他们,还有我的一部分,我不得不放弃我在这个宇宙中获得的智慧,差点就变成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何方的怪物。”

 

“他在发烧,该死的,布鲁斯,你不是说那该死的玩意没问题吗?”

有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很熟悉,史蒂夫想不起来了。

“当时确实是没问题,托尼,冷静,呼吸,呼吸。”

……

 

冰原突然晃动起来,远处的冰川在崩塌。

那只怪物把头转向史蒂夫的方向。

“他们好像在找你,我有点唠叨了,虽然紧急,但还是下次再说吧。”

“谁?”史蒂夫只来得及问出一个单词,脚下的冰原就突然龟裂,他掉落下去。

 

猛然清醒,史蒂夫一阵阵恍惚。

头脑里的疼痛促使他再次吐了出来。

“史蒂夫,史蒂夫。”他听到托尼焦急的喊着他的名字。

一块潮湿温暖的毛巾递过来,一双有着机油和酒精味的手用那块毛巾在他脸上擦拭。

他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头不再疼痛,完全清空的胃反而让他感觉到了舒服。

“我没事。”他说道。

“你在发烧,混蛋,难道你没感觉到吗,队长?”托尼死死盯住他,突然大喊。

“托尼,我没事,真的。”史蒂夫安抚的看着他,轻轻摇头。

“亲爱的史蒂夫队长,不要责怪托尼,你在训练室晕过去了,我们很担心你。”幻视说道。

“你总是会找麻烦,史蒂夫,还觉得你找的麻烦不多吗?”看着对方的眼睛,斯塔克的火气还没下去。

“斯塔克,别这么过分,谁都知道是谁喜欢找麻烦。”

“娜塔莎!”喊住她的是史蒂夫,“托尼,我没事,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这是个意外。”

“哈哈,意外,你是有四倍强化的美国队长,你觉得发烧到晕厥对这样的你来说只是个意外吗,史蒂夫?”

“不要忘了,我曾经发过烧,托尼,这没什么。”

“你的确发过烧,别以为我不记得那是因为什么,史蒂夫,史蒂夫!”托尼·斯塔克终于像个暴怒的狮子一样爆发起来,他把手里的毛巾扔到史蒂夫的脸上,怒气冲冲离开了。

皮特被他吓了一跳,他和班纳博士站在离病床稍远点的位置。

看着这两个人的相处,他突然觉的有点心疼。

“皮特,可以放手吗,你差点把浩克吓出来。”班纳拍拍他猛然抓住自己的手,担忧的说道。

“抱歉,博士。”他歉意的说道。

“没事。”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