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1(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警告,极度OOC已经没眼看了,但我必须得尽快把它写完,所以……

争取能赶上下月底的活动,出个无料我要加油再加油

 11

  

  史蒂夫没事,他当然没事,他怎么会有事呢,他是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美国队长,不过是发烧,又怎么会有事。

  或许该恭维他一句的,毕竟,发烧这种事在伟大的美国队长身上可不多见。

  离开医疗室,托尼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

他仍没有从怒火中挣脱出来,特别是在史蒂夫提到他的另一场发烧后。

他一点也不想回想美国队长制服上的那些污浊的血渍,那些因为失血和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热……

  史蒂夫的确把很多事当成轻描淡写,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究竟对托尼·斯塔克意味着什么。

  固执的混蛋,托尼扔掉手里的零件,已经成型的装置轰然崩塌。

  托尼恨这种感觉,他不怕未知,也不怕失控,他相信这些最终都会被他战胜。但他恨那种或许该专门命名为“史蒂夫·罗杰斯”的固执,因为那让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战胜不了,即使每次他都会情不自禁又不自量力的去撼动。

  但史蒂夫·罗杰斯的坚持简直就像堵坚不可摧的墙一样,任何人都别想突破防线,任何人都不可能。

  最初,托尼·斯塔克嘲笑这种看上去明显过了时的固执。

  之后,他将挑战当成了乐趣。

  接着,这固执让他着迷,让他肃然起敬,即使他从来不会承认。

  现在,这种固执又成为了他最讨厌的东西。

  他绝不会承认托尼·斯塔克搞不定这个。

可他既无法原谅混蛋史蒂夫·罗杰斯,也不能真的把他丢进回收站。

 

那个混蛋肚子里踹着个炸弹,他却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多么严重。他会说没事、没事、他没事,真的,这没什么,他没事。

这让托尼·斯塔克还能怎么办,即使他现在非常……非常……非常想把史蒂夫·伟大的混蛋·罗杰斯打一顿或者艹进床单。

这些他都不能做。

这就是他生气的原因,即使史蒂夫·罗杰斯寻求了帮助,他们仍然无法坦诚。

 

“很抱歉,队长,我没有查出发烧的原因。”

“没关系,布鲁斯,这可能真的是个意外。”

“或许吧,也许是你的身体对毒素时的正常反应,虽然我可以完全确定它对人体是无害的。”布鲁斯·班纳轻轻推了推眼镜,“你肚子里的那个东西依然能听到心跳,但根据检查来看,它的生长速度急速减缓,看上去也不怎么像人类胚胎了。毒素的确发挥了作用,而你的身体不适,我只能暂时断定为某种未知的应激反应,好在它现在退下去了,不过我不建议再继续高强度的训练,你手上戴着的那个手环可以随时监测你的身体状况,直到我们把这一切解决。”

“谢谢你,布鲁斯。”史蒂夫从诊疗床上坐起,看上去有点茫然。

布鲁斯摘下眼镜,顺手把它和手头的纸质材料一起放到了操作台上。他转过身,看着史蒂夫。

“队长,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

“协议,你和我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你被通缉中,而我没被通缉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我。”

史蒂夫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协议我是不会签署的,太不公平也太不负责任。”

“谢谢你,史蒂夫,我本以为你会同意,毕竟你是美国队长,你看起来才是……”他抬起头,“浩克很高兴,我想他喜欢你是有原因的。”

“布鲁斯,浩克喜欢所有人,你清楚这一点,而且你也不必谢我,协议本身就不应该存在。”

“不,队长,其实我也不清楚这样对不对,浩克干过坏事,可我不想让自己更像个怪物。”

“布鲁斯,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正是你让我觉得我是对的,是你控制了浩克,而不是政府。协议不会对你有更好的影响,因为你遵循了你的内心,而不是成为谁的武器。我来自70年前,那个时候他们不让我上战场,我伪造了自己的个人记录,4次。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不需要有人评判我的对错,即便那真的是错误,可正是这样的错误让我成为美国队长。协议会让我们不再属于我们自己,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虽然轻松,但绝不会让我们更加好过。很抱歉我这么说,那时候,他们将你和托尔比作两个吨级核弹,可我们都知道这不正确。”

“是的,我听山姆说过。”布鲁斯摩挲着袖口,腼腆的笑着,“他向我形容了议员的盛气凌人。”

“我们都不是武器,我们是人,我一直相信不是力量成就了复仇者,而是我们真正的能力,存在这里的能力。”他指指布鲁斯的心脏位置。

“浩克不是怪物,他不需要监狱。”

“谢谢你,队长。”

“如果你需要同伴,考虑不考虑加入我们。”

“什么,你是说。”

“如果不介意同伴全是通缉犯。”

“这恐怕有点难。不过你不准备继续留在这里了吗,毕竟你和托尼……”

史蒂夫摇摇头,“至少暂时不会,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必须得到解决,我相信那是托尼可以做到的。目前的协议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我不会签署协议,义警们必须得到一个公正的评判与对待,监狱或者谁手里的武器都不对,但我在这里只会是一个阻碍,娜塔莎和托尼正在和有关部门谈判,所有事需要一个交代,这个交代不能是妥协,也不能是把谁关进笼子。”

“你真相信托尼·斯塔克能做到这点?”

“我不知道,布鲁斯,所以我只能逃亡。”

“不,队长,你是真的相信他,所以你站在这里。”

“或许吧,布鲁斯,对他父母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能让一个无辜的人承受不应该由他承受的惩罚,也不能让钢铁侠变成一个被复仇吞噬的人。不过,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揍了他。”

“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史蒂夫,你们该谈一谈,托尼的火气不是无理取闹,他在关心你,就像你关心他一样。老实说,你站在实验室外看他时我快尴尬死了。听说你给他留了部旧手机,听上去像某个小说情节。”

“布鲁斯!”

“开个玩笑,我得提前习惯有两只小鸟在耳边聒噪的生活。”

“谢谢,博士。”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