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寂心、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2上(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为什么短,因为是下

虽然啰里啰嗦,但求我表述明白了


史蒂夫又来到了那片冰原。

同样的火堆,同样的位置,甚至连那只怪物的姿势都没变化。

就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你回来啦,人类。”

那只怪物用熟稔的语气说道。

一切依旧是那么怪异。

“你到底是谁?”他拿出面对九头蛇的气势问道。

“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人类,我是,也不是你看到的样子。如果真要有什么代号,按照你们对未知事物的起名惯例,你可以称呼我为怪形。”

怪物继续拿着树枝撮弄火堆,火星掉落到史蒂夫的靴子上,又被寒风吹去。

“那你又有什么目的,怪形。”

怪异别扭的发音在他的口中跳跃。

“我没什么目的,年轻的人类,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我还很年轻,不想就这么被那个可怕的生物吞噬,和它融合是个错误,我得到了教训,现在只想改正这个错误。”它听上去毫无敌意。

“你指的是?”

“就是你所见到的这个怪物。”它把树枝丢入火中,站了起来。

巨大的黑影在火堆的映射下变得更加高大也更加恐怖。

“就像你看到的样子,就像你肚子里那个被我包裹着的东西。”它用泛着寒光的前肢点点史蒂夫肚子的位置。

史蒂夫立刻将手按在自己的腹部。

“没错,就是那个,我当时没办法,我融合了一个我不该融合的怪物。地球真是可怕,当我的飞船坠毁在这片冰原上时,我以为这是没有生物的死亡星球,当我发现这里仅有的人类,并与你们融合之后,你们让我大开眼界。你们是个独立在宇宙真理之外的种族,你们没有同化的能力,和你们融合是个错误,可这还不是我犯过的最大错误。”

它庞大的身躯突然跪倒在地,像是有什么沉重的力量将它压垮了。

“在发现人类的细胞不会因融合而进化,也不会和我成为一体后,我放弃了人类。那时的我极度虚弱,只能融合一些动物在这附近活动。在那些被我融合的人类留下的钻井中,我发现了这个怪物。”

它的前肢抬起,巨大的脑袋上划出口子,灰暗恶心的粘液从伤口中喷溅出来。史蒂夫一阵阵发寒。

“这种怪物,我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和它融合了。它有最先进的进化系统,不抗拒融合,它的细胞明白这个宇宙变形、同化的真理,它们是可以进化的,最初,它们就是这么伪装的。和它们融合后,我欣喜若狂,我以为我可以争强自己的能力,它们是我在这个孤独星球上的一丝慰藉。但它们的基因不是这么说的,融合后的进化和记忆同化不是这么说的。它们不是和平主义者,它们的出生是为了杀戮,他们是生物武器进化的最顶端,它们的融合进化并非是为了探寻宇宙的真理,它们生来就是为了杀戮与毁灭,它们窃取了我的基因,试图将我反同化。帮帮我,帮帮我,帮帮我,人类。”

它嘶吼着,仿佛这样能减轻它所承受的痛苦。

“我不想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也不想成为一个杀戮的机器,我只是想恢复,想寻求帮助而已。”

“为什么你会寻求我的帮助,怪形,你杀了人,难道不同样是敌人?”史蒂夫站起身,直视着面前可怕的怪物,肌肉绷紧,面色凝重。

“不一样,这不一样,人类,你们是不会明白的,融合是过程,是真理,是让宇宙变得更加完美的手段,适者生存,不适者重组。在坠毁到地球之前,我和我的飞船穿越茫茫宇宙,无数生命与我融合,我带去希望之光,它们回馈给我无限智慧。我是无限也是唯一,这,正是我的种族赋予我的使命,我们让整个宇宙向着唯一成长,我们是如此无私。”

“直到整个宇宙都成为你的意志吗,怪形?”

“不,不是我的意志,我是我,也不是我,我是所有融合生命的意志,一切融合生命的思想,他们改变我进化我,我赋予他们永恒,我们是一体的,是融合而不是吞并,这也正是我和异形的不同。”

“所以站在我面前的到底是谁,怪形,回答我。”

“人类,我回答不了你,我曾经是我自己,曾经是人马行星11-4,曾经是蛇夫座星云、曾经是星球B612,然后飞船坠毁,为了生存,我舍弃了他们,舍弃了我作为人马行星11-4,蛇夫座星云、星球B612的那部分,然后我融合了布莱尔、库珀、蔡而思,直到舍弃他们,融合异形。异形很危险,人类,它比你们遇到的任何敌人都要危险,它的身体会不断吞并进化,但它的思想不会有任何改变,杀戮是它的本能。我以为我改变了它们,事实却是它们改变了我,它们窃取了我的基因,试图将我改变为它们的一份子。我想把它们消灭,可我是那么的虚弱,我杀光了所有没有融合的异形和它们的卵,但我无法真正剥离与我融合的那些,我成了这般模样。直到你的飞机坠落,年轻的人类,你和你的同类不一样,你能帮助我,当时我把自己寄生在你的身体里,我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你的细胞,让你可以和我一起承受这样的寒风与时间,以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现在,我在变虚弱,它要苏醒了。”

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燃尽一切的火堆在挣扎中熄灭,怪物慢慢站起,它仍然看着史蒂夫,用它那没有眼睛的头颅,仿佛下定了决心。

“年轻的人类,帮帮我,我没有恶意。你的同伴让我没有其它选择,我在虚弱,必须,必须改正错误……融合……消灭……”

史蒂夫感觉到真正的危险。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