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暂存【brucedick】(反击)片段(嘤嘤嘤,有道云笔记把我的坑吃掉了)

  同拥有黑暗骑士的高谭比起来,作为她的姐妹,布鲁德海文明显更加黑暗。最棘手部分在于:即使恶贯满盈,坐在被告席上的罪犯也远比审判者无辜的多。这从骨子里腐化的城市,正像巨兽一般,吞噬着每个受它庇护的子民。

  夜晚十二点过五分,夜翼站在楼顶边缘,接受着布鲁德海文市最潮湿阴冷的空气。风里挟来的,是细微纷乱的人声和电子乐。 强化凯芙拉制服背后,抽象飞鸟图案在微光下泛着幽幽的蓝。这只黑色的地狱鸟,随时准备为他的城市展翅。

  再一次,他不见了。


  毫无疑问,作为新任警员,迪克·格雷森一定是最无吸引力的那种,就算有翘到世界第一的屁股也拯救不了平平无奇的履历。他的工作违规记录表完全白纸一张。半年实习期过,也未独自侦办过任何包涵毒品,枪支的案子。没有案子,那帮互相吹牛以揭短为乐的老鸟们是不会接纳他的。他只能站在距那伙人远远的土黄色电脑桌前,,整理桌子或者喝点什么。没有人会和他打趣,吹牛,把肩膀拍肿。

   然而,若是再深挖一下,有人在巡逻、吹牛、喝酒、受贿、恐吓犯人中间抽出一点点时间翻翻档案,会看到更有趣的内容。

  迪克·格雷森有个隐含的尊贵姓氏——韦恩,他是布鲁斯·韦恩养子。格雷森的姓氏来自亲生父母,惨遭意外的格雷森飞人家族。至于理查·约翰··格雷森,一个大学退学后成为实习警察的莽撞小子,显然不是什么聪明家伙。

  亚瑟合上档案,他立刻意识到,这完全是条黄芥末放多的热狗。韦恩家族的钱可以铺满整个美洲大陆,成为“迪克.韦恩”的幸运儿既不需要保护费养活妻儿,也不需要高纯海洛因吸引酒吧辣妹。几乎没有任何诱饵足够勾起他的欲望。可亚瑟得捉到他,让他下水。卷入布鲁德海文文明的漩涡中。亚瑟得帮助他,让他适应,融入。让新人迪克·韦恩成为所有人的玩笑对象,他们会为他起“迪克”之外的外号,“Shit”什么的。他还会为那群只会尿裤裆的混球们买一段时间咖啡,直到学会指使其他倒霉鬼,学会虚张声势。然后老鸟们会拍肿他的肩膀,一起去喝屎一样的酒吧啤酒。他们会一起在夜店后街数钞票,帮交了保护费的生意人把风,他会一边骂娘,一边把这一切当乐趣。

  他会的。
  


  凌晨2:10

  夜翼拉开公寓三楼窗子,夜风迫不及待的吹起亚麻色窗帘。他从防火梯轻巧滑入,一脚踩扁了窗台下扔着的空外卖盒。

  ”天,别这么对我。“看着地毯上正无情嘲笑他的沙拉酱。夜翼塌下肩膀。

  厨房柜子里的麦片盒空了,同样干瘪的还有牛奶和冰箱。没有阿尔弗雷德的日子?摘下多米诺面具,脱掉制服,他从扔在米色沙发上的警服下拽出披萨盒。

  “呕!”

  凉掉的酸辣海鲜披萨比它刚送来时还难吃,呛嗓的辣味下泛着一股活像泡过硫酸的鱼腥。他果决的把那些披萨连同印有订餐电话的宣传单一同丢进垃圾桶。

  换上短裤,随手关上窗户,夜翼决定马上洗个热水澡,在警察迪克·格雷森上班前,他还可以睡五个小时。

  然后,电脑屏幕亮了。

  “圣贤上线。”

  “芭芭拉?”

  “你好,迪克。”圣贤的头像显示在屏幕右上方,视频里,她穿了一件圆领的紫色毛衣,和那双黑眼睛如此般配。

  这本不应该是他们的通话时间,夜翼刚刚夜巡回来,今晚布鲁德海文无人犯罪,芭芭拉的样子也不像哥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样子。

  可芭芭拉告诉他,有人在档案室抽走了迪克·格雷森的领养证明,而圣贤找不到这人是谁。

  “谁会对这个感兴趣。”

  端着水杯,迪克坐到电脑前。芭芭拉为他调出了档案室录像。

  “档案室录像中断过三分钟左右。”圣贤的声音依旧冷静稳重。

  “也许档案上会有他的指纹,我明天可以去采集。”看着画面中空荡荡的档案室,夜翼端起杯子。

   ”或许,我不清楚会有什么人对迪克·格雷森有兴趣,拿走收养证明?“

   “也许是不想让人发现迪克·格雷森和布鲁斯·韦恩的关系,没准是某个心思缜密的警长。毕竟,布鲁斯刚为我们捐了防弹衣。”

  “防弹衣?我父亲可没收到这个,哥谭宝贝明明应该为哥谭的公共事业做点贡献。”

  “因为他为哥谭捐了蝙蝠侠?”

  “别闹,迪克,你应该留意。”

 ”非常感谢,芭芭拉,我会留意。“

  电脑屏幕再次黑了下来,迪克打开台灯,他把双脚搭上桌子,让自己陷入整个柔软的沙发中。这有助与他思考,更有助于他休息。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