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3(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圣人说过什么?

  如果你工作,命运就不会亏待你。

  这句话是哪个圣人说的来着?托尼想不起来了,他当然想不起来,没有圣人说过这句话,他就是想找个理由。

  怎么说,引经据典,说服自己的大脑,‘我看见的不是幻觉。’

  他看到的当然不是幻觉,他看到的是一个刚刚洗完澡,头发半干,穿着被水打湿的半透明白T恤,浑身散发着柠檬沐浴露味的老冰棍。

  站在他的门前,手里举着小小的花束。

  托尼刚刚从听证会回来,此刻他也同样刚洗完澡,换上他的限量版T恤,准备继续泡在实验室。

  他不困,所以这不是做梦。

  那就是奖励了,他胡乱想着,一个性感到让人立刻起立的美国队长站在他的门前,手里还举着鲜花。

  这种情况可不多见,非常不多见。

  托尼依着门框,盘起双手,审视这个更像他造梦产物的史蒂夫·罗杰斯。

  “有什么事吗,史蒂夫。”他决不承认有种轻飘飘的东西托着他的心。

  “可以进去吗,托尼?”蓝绿色洒满碎金的眼睛深情又性感。

  是全封闭的走廊里射进晨光了吗。

  有什么地方不对。

  托尼沉思片刻。

  “进来吧,队长。”

  “谢谢,托尼。”史蒂夫感激的说道,那束小小的花束被放到台柜上。

  托尼扫了一眼。

  香槟玫瑰?认真的。

  从暗格里取出两个杯子,杜松子酒,两个杯子全被灌满。

  “需要来一杯吗,队长。”

  “谢谢。”史蒂夫拧着眉头盯着杯子。

  他一定以为里面是毒药。托尼端着自己的喝了一口,撇撇嘴唇。

  非常非常不对。

“你不应该喝酒,托尼,你答应过的。”

这感觉就对了,不过……

  “抱歉,队长,提醒你,那是半年前的事了,现在你还有什么立场管着这个。”

  “我,”史蒂夫张张嘴,“我……”双手握着杯子,手指在杯壁上慢慢滑动。

  下意识动作,托尼观察着,这不妨碍他想入非非,禁欲太久的坏处,他在偶尔的走神中想象那双手里握着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史蒂夫下定决心,说出了完整的句子,“托尼,我不想分手。”

  “什么!咳……咳咳,队长,你不该在我喝一大口的时候说……咳咳……说这个。”托尼扶着立柜,羊绒地毯和限量版T恤,都不重要。

  “抱歉,托尼,托尼。”史蒂夫快步走过去。

  “不,不不,队长,就在那里,别过来,我以为你要谋杀我,我们就这么说话吧。”托尼连连摆手,“别过来。”他状似认真的说道。

  史蒂夫拧着眉头盯着他,神态里除了担心,托尼看不出其他。

“好吧,”他退回原处,“我是真的想和你道歉,托尼,好好听我说完。”

斯塔克点点头,示意他请便。呛咳还在继续,该死的高度酒,他的嗓子彻底完了。

史蒂夫担心的看着他,在无措中开口。

托尼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你说什么,抱歉,我打断一下,你说你要离开。”

“没错,那东西被抑制住了,布鲁斯的研究有效,我不需要再留在大厦里了,更何况我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就会越麻烦。”

“你确定?在你说我们还是恋人之后,你却准备离开?”托尼忍不住,他忍不了这个,尽管一切都不对劲。

“是的,我爱你,托尼,我一定要告诉你这个。无关协议,无关其他,也无关你的那堆盔甲。”

托尼紧紧盯着对方的面孔,抿在一起的性感嘴角,挺直的可以用一切赞美词去歌颂的鼻子,无法用世间现存词汇来颂扬的眼睛,一切都在认真的传达一个含义……

这不正常,也不对劲,托尼从被对方轰炸成一片焦土的脑细胞中抢救出仅有的几丝理智。

神啊,即使是他们像两块巧克力在太阳下紧贴一起的时候,史蒂夫也没如此坦荡的说过这个。

他们的热恋可和这个不一样。

史蒂夫张开手臂。

哈,他在等托尼·斯塔克扑上去给他一个拥抱吗?

托尼仍站在原处。

真庆幸他还能管住自己的身体,不包括那颗狂跳不止的叛徒。

盯住眼前这个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投放几吨浓缩炸药的美国队长。

“队长,”他清清嗓子,那些酒液还在嗓子里作怪,“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很清楚你的想法,就像我相信你也很清楚我的想法。我不原谅你曾经做过的事情,我对你的用心产生过怀疑,但有些事情我相信你比我更赞同它们不能被说出口,所以……”

你到底是谁!

他突然打住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他必须保证一切安全,这不是揭开对方真面目最好的时机,他看了看立柜上那束新鲜的黄玫瑰。

对方一定有他的目的,煞费苦心的伪装不可能只是为了让美国队长向托尼·斯塔克说爱你那么单纯。

会是洛基吗,那个恶作剧之神。

那么托尔在哪里,他没在中庭,洛基就没有在这里的理由。

不太可能是洛基,所以他会是谁?

史蒂夫又在哪里。

  该死的,史蒂夫又在哪里,托尼·前男友·斯塔克可以用他的前男友打赌,这绝对不是真正的史蒂夫。

“好吧,我尊重你的想法,队长。”他艰难的改口,“不过你也要定期回来检查。”

“没问题。”

“有什么异常一定联系。”

“当然,这不是儿戏。”

“真的确定离开,不再考虑考虑?”老天,娜塔莎说的对,挽留没那么难出口。

史蒂夫摇摇头,收回张开的手臂,耸耸肩,“不用再考虑,对了,星期五限制了我的权限。”

托尼突然有不好预感。

“我弄坏了卧室,就是门口……”他用手比划一个五角星的样子,“曾经那间。”

托尼的心被扼住,喘不上气来。

“你有什么资格进去,去取你傻乎乎的盾牌吗,那不是你的,不是,妈的不是!”

“抱歉,托尼,抱歉,我不是,我只是去取这个。”他连忙把手伸进卡其色的裤兜里。

托尼·斯塔克的眼睛死死盯住他的动作,他在受刑,明知这个美国队长不对劲,可他仍在受刑,仍被对方左右。也许是他想多了,他是真的,这个混蛋。

如果是真的呢。

没准他只是被爱情冲昏头脑,变得不那么美国队长了,就像史塔克即将成为的样子。

是不是史塔克也需要退一步,就退那么一小步,收起他的应激系统。

他们坦诚那么一次。

“史蒂夫。”

“抱歉,托尼,我想是另一边。”史蒂夫抱歉的说道,他手忙脚乱的换到另一边。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托尼摊开右手,“没关系,慢慢找,队长。”

“啊,就是这个,没错。”捏在史蒂夫手指上的,是两个指环。

之所以会被托尼认成指环,是因为史蒂夫笨拙捏住它们的方式,就像两只对戒。

托尼之前见过这东西,就躺在史蒂夫的抽屉里,那时他还以为是两个丑爆的钥匙挂。

现在,它们仍然丑爆了,不过跟当时的样子有些区别了,它们已经有了戒指的雏形,虽然还未被完整修饰。

星星和反应堆,浅浅的雕刻像是不经意的划痕。

“一直想给你的。”他艰涩的说道,“我还没有完成,在那之前。”

托尼很想问是在什么之前,明知故问,他忍住了。

史蒂夫把它们放在黄玫瑰的旁边。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