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4上(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抱歉,错估了繁忙程度,尽量这两天完结

14上


“举起手,史蒂夫。”

“娜塔莎。”

“不要喊我的名字,冒牌货,想知道上一个被控制的家伙被怎么样了吗。”

“不,娜塔莎,你误会了,我知道那是巴顿。”

他谨慎的举起手,双眼直视对方,没有丝毫闪避。事实上它快紧张死了,整栋大厦的人类都是那么敏锐。它现在就是史蒂夫,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它们已经成为一体,为什么还要惧怕这些人类的猜忌,不过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它一向谨小慎微,融合意味着它继承了史蒂夫的思想,它不认为这是虚假,可他们是怎么发现端倪的。

打住,它并非冒牌货,不应该心虚。

七十年前,它救了这个人类的命,尽管就算没有它插手,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当然,事实是他们互相救了一命,适当的颠倒黑白是在融合人类中学会的技巧,它不会傻到把这事四处宣扬。

5个月前,它被强行唤醒,因为那个被它吸收的怪物苏醒了,那怪物在拷贝史蒂夫的基因,成功了。如果不想成为怪物的养分,它就必须困住它。

1个月前,史蒂夫发现了它们的存在,那只狡猾的怪物把自己伪装成人类幼体的模样,感谢伟大的宇宙造物主,史蒂夫没有相信它的鬼把戏。

两个星期前,那些人类把它当成了敌人,那些该死的毒性液体侵蚀消化了它好不容易积攒的力量,那怪物却毫发无损。它更加虚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几天前,它利用最后的几个神经链接细胞在史蒂夫的梦中和他搭上话,意识链接的不稳定让名为史蒂夫·罗杰斯的人类体产生了不适。还好他和它遇到的其他人类不同,只是排斥引发的不适,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不得不说,除了那个怪物,人类也让它产生了莫大恐惧,这个可怕的星球,它必须加快步伐。

3天前,它成功捕获了史蒂夫的意识,以往的教训让它更加小心翼翼,七十年的时光可不止沉睡这么简单,它一直在适应这具身体的成长规律。融合,他是它唯一的希望,唯一变得强大,离开这该死星球的机会,小心不会有错,它成功了,没有去碰那些该死的体细胞,它的选择是对的,史蒂夫没有变异,他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现在它是他了,它是史蒂夫·罗杰斯。

4个小时前,它或者是他砸了史蒂夫卧室大门,融合后的思想让它体会到了这个星球不同寻常的进化方式,一种称为爱的情感和交配方式繁衍后代,孕育更加无知的独立个体。它感受到了史蒂夫潜意识中的渴望,在它干大事之前,不介意满足这个。

不,必须满足,人类究竟是怎么忍受这种封闭交流方式的,爱让它痛苦,它是他,它是史蒂夫。

托尼·斯塔克没有给出满意答复,它还是没有理解为什么会难受,顾不了这么多了。

20分钟前,离开复仇者大厦,谢天谢地,它一刻也不想带着安装的埋入式检测器,那东西仍在定时向它发射毒素,让它新融合的人类体也在变虚弱,细胞正在退化,被称为四倍强化的血清正在消失,这让它想起最初融合人类时那些恶心恐怖的变异。一离开那栋又高又丑的大厦,它迫不及待的划开皮肤,抓出了检测器,一切都见鬼去吧。

现在,真的见鬼了。

刚刚找到一处僻静地,就是史蒂夫与托尼·斯塔克见面的那个仓库,基本没什么人,它颤抖又欢快,一想到马上要和那个可怕的怪物说拜拜,它的每一颗细胞都想跳舞。接下来就是停下摩托车,用刀子划开史蒂夫的肚皮,拖出那只困扰了它一百多年的异形幼体,用史蒂夫的身份搞只飞船,然后它就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星球,继续它的传教之旅,再见,可怕的地球,它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它要去拥抱人马星系、玫瑰星系等等等等。

然而,

突然出现的女特工踹飞了史蒂夫的摩托车,不,踹飞了它的摩托车,还在它准备用刀豁开自己肚子时用枪顶住了它那颗金色的脑袋。

它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出了错,可怕的人类。

像是看出了它的想法,女特工开口了。

“破绽太多,你简直是在怀疑特工的职业素养,就算是识别课一直不及格的小鸟,站在这里也能列举出你的120条违和。”

“哪只小鸟?”它的疑惑脱口而出,原谅它吧,任性的人类细胞总是不怎么合作,融合艰难,它和史蒂夫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同步,弓箭手和黑皮肤在它的脑海中不断争斗。

“你真想知道?”娜塔莎在背后踹它一脚,再次确定了她的猜测。

没错,只能算是猜测,只有托尼·斯塔克坚定的认为队长被掉了包,眼前笨拙的‘史蒂夫’压根不知道躲闪,坐实了娜塔莎的猜测。

 

在娜塔莎的手下,冒牌货连滚带爬,丢尽美国队长的脸。

被恶作剧之神控制的鹰眼也没这么菜。

她丝毫没有手软,实指望能把他打醒。

 

“我投降,我投降。”冒牌货高声喊着,“娜塔莎,我就是史蒂夫,真的。”

“史蒂夫?”女特工暂停了雨点般的攻势。

“没错,没错。”冒牌货呲牙咧嘴,连忙点头。

“嗯哼?”

一脚飞踢,昏迷前,它的脑海中闪现出某个训练场,眼前女特工和训练场上打趴下八个的红发女郎重合了。

它恨没有完全同步的融合,一点集体意识也没有的人类。

 

下雪了,天色仍是暗的。

史蒂夫的胸口剧烈起伏,却只能闭上嘴,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喘息。

不能发出声音,怪形就在附近。

空气中除了冷冽的空气再没其他。

火堆在怪形向他发动攻击时熄灭了,天气越发恶劣,寒冷让他的动作不再灵活,好在冻住了流血的伤口。

那怪物口中一边说着没恶意,一边向他发出攻击。

他被撕掉一块腿肉,右胸侧下也被锋利的棘尾对穿。

失血造成眩晕,四倍强化的血清也不能修复如此严重的创伤。

一个可怕的对手,他的全部心力都在思考如何对付这个可怕的怪物。

对方有一句话的确说的没错。

它不是史蒂夫看到的样子,它要更可怕,它不止是个变异蜥蜴一样的怪物,那张全是粘液的金属外骨骼被从里到外扯开,灰败和鲜红的肉块喷射出来,尖牙、触手、眼球、毛发……怪异又恶心,它们全部附着一层半透明薄膜,更多的粘液和泛着蓝色光泽的黑血在地上混作一摊。

那只像是变异蜥蜴的怪物仍然活着,它们奇怪的结合在一起,向史蒂夫发动了攻击,弹射出的肉块粘到了史蒂夫的左手上。

“我没有恶意,年轻的人类,史蒂夫,必须融合,必须,我需要你的帮助。”

肉块黏着的皮肤很快和它融为一体,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直接响起。

一种舒适的,像是被初夏清晨第一缕阳光烘烤一样的暖意从左手攀爬上来,慢慢的,它变成了另一种粗糙与温暖。

就像,就像是和托尼握在一起。

史蒂夫挣扎着,挣扎着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

黑夜和风雪让他仅仅能辨认出他的左手正在变异。

“融合,融合……帮帮我……”无辜的声音越来越熟悉。

“巴基……托尼……寇森……”声线在不断变化,史蒂夫努力辨认着。

危机步步紧逼。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