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4下(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下章完结,不要问渣作者为何高潮这么短,渣作者不会写,而且我想也没几个人想看渣作者是如何用更多废话去描述如何打斗的。

只想赶上30日出来无料,只想把一切都解释清楚。

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一定一定给我留言,我知道这篇又散又烂,不过还是希望它是我写出精彩盾受同人的开始。



眼前的金属块有着拙朴的雕工,可以看出雕刻者的用心和小心翼翼,它们没有完成,就被当作了礼物。

它们提醒着,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真正清楚自己曾经拥有什么。

就像它们本身,如果一切都完美无缺,它们是否还能躺到托尼·斯塔克的手心里。

它们真正的主人不会把它们送出,托尼·斯塔克也不清楚自己会不会接受。

时机已失,完美无缺压根没有意义。

他们从来不是完美无缺,雕刻他们的刻刀也不在造物主的手中。

他们之间也从来不是严丝合缝,但他们需要彼此,有个地方的空洞只有对方能够堵住,即使那把无形的刻刀让他们之间多了无数嫌隙,再也不能对到一起,甚至在他们中间雕刻出无数尖刺,鲜血淋漓中,那个空洞仍然是为对方准备的。

生活不是童话故事,没有什么万事大吉。

时间的迷宫中,所有人都是瞎子,看不清明天的模样。

 

娜塔莎和皮特把冒牌货带了回来,不需要五花大绑,也没什么特殊对待。把他扔到实验室的时候,一无所知的布鲁斯被吓了一跳,他还以为史蒂夫又出了什么问题。

的确是出了事,却完全不是他想的样子。

抽血样时,那双眼睛居然哭了。但一切化验结果都指向这个冒牌货确实是史蒂夫的事实。

大厦的监控也完全证实这点。

只是,谁能有这么大本事去洗脑美国队长呢,他的确变了,所有人对此摸不着头脑。

审讯也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更何况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对美国队长做些什么。

美国队长变成怂货,占据队长思想的家伙完全不懂什么叫坚忍不拔、威武不屈,看到娜塔莎,他就抖的话也说不成个。

在此期间,托尼·斯塔克一直在把玩史蒂夫离开前留下的那对戒指。他猜不透那到底是真的史蒂夫,还是眼前这个冒牌货给他的。

如果是真的,史蒂夫就一定知道什么,可他为何什么也不说,托尼·斯塔克不接受单方面告别。

如果是假的,冒牌的史蒂夫·罗杰斯又是处于什么目的。

他把这个问题加入了审讯,对方信誓旦旦说这是出于史蒂夫的愿望,也是它的愿望。

他说的一脸坦诚,测谎仪没有发出警报。

如果不是搞丢队长,这种情况下一定会有人说几句,不过现在没有任何人有这份心力。

冒牌货接下来的坦白更像是钢铁侠背进传送缺口里的核弹。

融合,什么叫融合。

他说他就是史蒂夫,史蒂夫就是他,并且解释了一堆看上去深奥又哲理的狗屁。

没有人说话,这就意味着没人接受。

天方夜谭

毫不为过

“方法呢,逆转的方法,消除融合的方法!”那个留着小胡子,史蒂夫意识里叫托尼·斯塔克的家伙说话音调出奇平静。

“难道你们就不关心这个吗?”冒牌货不满的抗议,他指指自己的肚子,毫不避讳的掀起T恤,那里仍是一片坦平。

“这里面有个怪物,连我都搞不定的怪物。你们却只关心细枝末节的东西,我解释的已经非常清楚,我就是史蒂夫。”

他被打倒在地,托尼·斯塔克拳拳到肉。

一个会被没穿盔甲的钢铁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美国队长,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史蒂夫·罗杰斯。

或许这混蛋的自大程度可以媲美托尼·斯塔克了。

没有人去拉开他们两个,这混蛋的确需要点教训,直到他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它要出来了。”冒牌货抬起头,恐惧让他的脸完全变了形。

“它要出来了。”他颤抖的声线夹杂着疼痛的味道。

“哈,孩子吗?”托尼讽刺的啐了一口。

“不,没错,怪物。”冒牌货艰难的吐气,他猛的起身,死死抓住托尼·斯塔克的裤脚。

“帮帮我,帮帮我,该死的,你们搞砸的一切,为了史蒂夫·罗杰斯,随便什么。”鲜血从口中涌出。

 

将残肢插进雪里,冰雪的寒冷冻住伤口,血液不再流失。

史蒂夫用完好的右手抓把雪揉进嘴里囫囵吞下,大量失血造成了眩晕,他必须补充体液,让自己更加清醒。

就在刚刚,他失去了整个左前臂,没有利器,他只能靠自己的力气和火堆灰烬里残存的树枝石头。

伤口参差不齐,消耗了不少体力,但他做到了。

那块黏住他左手的肉块拥有了他的整个左手和左前臂。

现在它们全部属于它了,它们已经和肉块融合在一起,有了新的生命。然而它仍不满足,它和它仍在追逐史蒂夫,不把他吞吃入腹成为一体,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在这点上,史蒂夫恰恰与它相同。

毕竟他是那个可以和任何敌人耗尽最后一滴血的小个子。

一旦你惹上他,就必须有不死不休的觉悟。

 

托尼设定的程序让星期五在危急时刻传唤出了战甲。面甲在脸上合拢的最后一秒,他听到金属撞击划碰的声音。胸前的护甲烧出一个窟窿。

“是那怪物的唾液?星期五。”惊讶大于惊吓。

“看上去是的。”娜塔莎首先回答他。

“无法采集样本,是种未知强酸,BOSS。”星期五的声音紧随其后。

“它居然没把自己下巴融穿,真是个奇迹。”托尼有点惊讶这东西居然比他的战甲还耐腐蚀,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它更加难对付。

“生命体征,星期五。”他低头看向地面上躺在血泊中的那人,“史蒂夫·罗杰斯的。”他突然特别特别讨厌精神控制,如果这是个克隆人就好了。

“大量失血,上腹部2.3英寸不规则伤口,心跳……”

“我只要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他的吼声让自己的耳朵发疼。

“抱歉,BOSS。”仿佛是佩珀在他耳边说话,“他还活着,心肺功能正常,失血……”

怪物的再次攻击打断通话,托尼挡到娜塔莎身前,扯下试图跳到他脸上的怪物,给了它一梭子弹。

比地上的冒牌货更适合发泄,难缠的怪物。

“不要让它靠近你们,一旦接触,就会寄生。”

冒牌货终于从地上挣扎起身,这让他腹部的伤口流出更多血液,触目惊心。

“照顾好你自己,冒牌货,那可是队长的身体。”娜塔莎说道。

怪物的动作很快,直到它被钢铁侠的扫射逼到墙角,他们才真正看清它的模样。

和干瘪的身体极不协调的长脑袋,全身泛着金属光泽,看上去像恐怖电影里机械与生化造就的怪物,它张开嘴,里面是一排锋利细碎的倒钩,好似油锅里滚入凉水的滋滋音中,怪物从口腔深处呕出一个腔肠动物似得肉块,肉块不断蠕动,吞吐着鲨鱼似得尖牙。

跟这可怕的口腔比起来,那些锋利的节肢和尾骨都不算什么了。

“它真恶心,让人想吐。”钢铁侠的面甲下传出托尼·斯塔克失真的声音。

正在处理伤口的冒牌史蒂夫突然心脏抽痛。

大概是因为托尼·斯塔克,所谓爱。

冒牌货无比讨厌人类。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