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5上(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烂尾,啰嗦,放飞自我,谁让我答应了某人一定HE,开放结局凭什么不能算HE,哭着码下去



  那个怪物很强,这正是伟大的它被困在地球这个不毛之地某个微不足道之处一百多年的原因,怪物有它的先天优势,而怪形深信窃取到自己的基因后,那怪物会变得更加强大难对付,毕竟它的种族是如此优秀。

  不过它没想到人类会更可怕,这让它之前的所有小心翼翼看上去都像个笑话。

  那怪物察觉到危险,以致撕开了怪形的防护层和史蒂夫的肚皮。

  但从它出现在空气中的第一秒,就在被人类压着打。

  这屋里没简单人,没人让它近身,因理论上刚刚出生而虚弱的异形也就没有增强实力出产寄生体的机会。

  好在胜过一切防御措施的外骨骼让它在各种攻击中维持着一个杀戮者最后的威严,靠着这个,复仇者用尽所有办法,也没能对它照成真正的威胁。

  实验室的门开了,皮特·帕克总是这么冒失。

  “fuck!”有人骂道。

  异形裂开它的嘴巴,咔哒咔哒的骨骼摩擦声中,它飞身扑向看上去毫无防备的那个。它明显受够了,急需离开,或者说逃跑。

  冒牌货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

  “别让它逃……”

  它没说完,皮特·帕克可比声音快多了。

  史蒂夫有限的意识里没多少关于这名可敬年轻人的记忆供冒牌货参考。

  能在纽约上空肆无忌惮穿紧身衣的家伙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躲开甜蜜飞扑的同时,皮特射出蛛丝,啪一声,异形被粘在透明的防弹玻璃上,另只美艳的红发蜘蛛再次给它一梭子弹,它痛苦不满的哇哇大叫。

  “没事吧!”班纳博士站在窗外,托尼看的出他的口型是在这么说。

  谢天谢地,他没有把绿大个弄出来,面对这样的怪物,封闭空间明显对他们更加有利,而浩克只会弄出一堆堆的坑洞瓦砾,让他们在整栋大厦甚至整个纽约捉虫子。

  布鲁斯推推眼镜,局促而满脸担心。

  娜塔莎冲他摆摆手又点点头,之后朝着冒牌史蒂夫的方向抬抬下巴。

  他已经看到那片血迹,冒牌货立刻朝他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老天爷,他们在和宇宙中最恐怖的杀戮兵器战斗,能不能别想这么多,冒牌货非常不满

  

  然后变故突生,事实证明,危机关头,无论什么种族都会为活命而变得更加聪明。枪林弹雨中,异形已经放弃在这房间中寄生到任何生物身上了。

  被子弹逼迫上蹿下跳中,它找到了封闭空间的唯一出口。

  通风管道,不然还能是什么。

  冒牌货面如土色,谁都知道复仇者大厦的通风管道是多么便捷,这下后果严重了。

  然后他听到钢铁侠的面甲下面传出讽刺的嗤笑,皮特·帕克缩了缩肩膀。

  怎么回事?有什么是史蒂夫·罗杰斯不知道的吗?那怪物可是要从通风管道逃跑了,为什么没人去追。

  接着,一阵让人牙酸的电流声传遍整个屋子。

  烤肉味从通风管道内飘出,非常像那群人类大战皮皮虾后,托尼·斯塔克请客的烤肉店。

  焦糊难闻,勉强称得上是烤肉味道。

  史蒂夫的记忆中,他在那家烤肉店睡着了,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吃掉了所有食物,那是他非常重要的记忆,以至于冒牌货只是想起,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幸福满足。

  “很抱歉,我来晚了。”

  一双手从天花板伸了出来,那只被烧焦的可怜家伙被一身红皮肤的幻视从通风口扔下来。

  “还不算晚,约会愉快。”娜塔莎又补上几枪,谨慎向来没错。

  “谢谢,旺达让我代为问好,她做了纸杯蛋糕。”

  “这生物真难看。”皮特踢了一脚。

  “别碰它,皮特,慎重。”布鲁斯打开玻璃门走进来。

  “好吧,它身上还有电流,老天,到底有多强,你们一直就是这么对待队友的?在通风管道装强力电网。”皮特打个哆嗦,他觉得加入这事还有待思考,毕竟他才刚刚成年,不太适合这么快把自己卖了。

  “如果是你,我还想再调高点。”托尼打开面甲,拍拍皮特的肩膀,“我对随便乱闯工作室的人向来不客气,商业机密,我可是个万恶的资本家。”

  他们发出一阵笑声。

  “嗨,你们难道就没人关心一下我吗?那么多血。”

  “好吧,冒牌货,星期五告诉我你的生命指征已经正常的不能再正常,比四倍增强还快的恢复力,明显是你有能力做什么,还对我们说了谎,不过我现在很大度,你可以尽情隐瞒,但是,”钢铁侠半跪在他面前,“你的麻烦解决了,现在该把队长还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托尼·斯塔克,融合是不可逆的,我就是队长,无论你们做过什么。”

战斗结束,突然的放松和残存的肾上腺素让人处在愉悦兴奋状态。

冒牌史蒂夫的话像桶冰水,从头浇下。

 

他们再次坐在一起,认真审讯分析着冒牌史蒂夫的每句话每个字每个细胞。

“我就是史蒂夫,各种意义上,融合不是消灭也不是取代,是共享,你们明白什么是共享吗?”它费尽唇舌,努力解释,老天,谁能来救救它,它自诩为传教士,融合让它无需多言就能与世界同步。而这些独立在宇宙真理之外的人类,它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只是为了让他们那些单纯又固执的脑细胞明白,融合究竟是什么,它没有杀掉他们的好友,它就是他们的好友。

甚至,当它冒着被杀死一半的危险,从史蒂夫的身体中挤出自己的本体细胞,就为了让两个自己全部呈现在他们面前时,那个小胡子仍没有相信它的话。

他坚持让它把他的史蒂夫还回来。

真是固执。

“你说你是队长,有什么证据?”

最先开口的是那个让它受够教训的女特工,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它身为史蒂夫的那部分,仿佛它只要说错一个字,就会有死光射出将它对穿。

“我可以说出史蒂夫经历过的每件事情,包括对你们的感受,我的每个细胞每个反射弧每个神经元包括灵魂,都是史蒂夫·罗杰斯。”它真诚小心的斟酌着每个音调每个字,“我是你们的队友,娜塔莎,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毕竟,史蒂夫·罗杰斯很可能是人类当中唯一一个可以接受融合而不会让自己变异的个体。”

“我就是史蒂夫,无论你们能不能理解,我的种族已经在这个宇宙中存在了亿万年的时光,我们与每个能遇到的生物融合,共享我们的智慧,宇宙因此而更加充满生机。我们不是杀戮武器,也不是独裁者,融合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你们可以把这当成一种系统升级,就像,对了。”它突然想到应该怎么解释了,“就像电脑,你们不能因为系统的一次更新换代就说它不是你们原先那台,它的硬件没变,里面储存的东西也没变,只是用起来更加顺手了,或者页面变得更加漂亮。”冒牌货兴奋的两眼发光,“我就是这样的一次升级。”

“你是史蒂夫?”斯塔克似嘲讽几乎快要盖过嘴里沮丧的苦味,“那你一定记得贾维斯。我给它升了两次级,现在你能对幻视喊出这个名字吗?”

“这不一样,托尼,那是心灵宝石……”

“别喊我的名字,冒牌货,你让我恶心!”他实在无法再听下去,“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不能把史蒂夫·罗杰斯还给我,咱们就走着瞧,别再提你那套狗屁理论了,没人会信你。”

“不,我信它,托尼。”幻视举起手,在众目睽睽中,他站起来,“我相信他,你们也应该相信它,因为它说的是真的。”

“包括它是史蒂夫那部分?”布鲁斯努力理解着这一切。

“包括那部分,博士,宇宙是无限的,包括各种种族与可能。”

“这么说,你知道这混蛋是个什么东西了?”托尼指着坐在老位置上的史蒂夫和他手里那块称为本体的嫩肉。

幻视摇摇头,“不,我不知道,但宝石让我知道它说的都是实话,史蒂夫的灵魂没变。”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蠢话呢,”托尼气的浑身发抖,“你怎么能认为这个怂货就是美国队长呢!”

“我只是还没准备好,”冒牌货极力为自己争辩,“融合还在进行中,给我时间,我会搞定一切。”

“搞定什么?真正的史蒂夫吗,你这个恶心的臭虫,带着你肮脏的灵魂从他身体里滚出去,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需要我给你一个吻吗?”它犹豫说道,“史蒂夫爱你。”

斯塔克摔门而出。

“我想他只是需要消化一下,你说的这些,我们都需要,全新的美国队长。”布鲁斯依旧重复着他推眼镜的动作。

“班纳博士,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你比浩克还要可怕。”红发女特工面无表情。

 

从那天起,冒牌货史蒂夫似乎被大厦里的复仇者成员接受了。

在此期间,山姆和巴顿曾回来过一次,他们还不知道史蒂夫身上发生的全部事情,托尼不知道娜塔莎具体怎么和他们说的,他们只知道没有孩子,史蒂夫的肚子里曾经住过一个外星人。

就像它曾经说过的一样,它的确越来越像史蒂夫·罗杰斯了。

“你们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接受而已。”

的确,除此之外,现状似乎真的没什么改变。

冒牌货已经不再解释它的融合理论了,它也不再害怕娜塔莎,就像曾经那位真正可敬的战士一样,他可以在训练场上轻松取胜。

他也开始带着那种复杂的眼神站在实验室外,坚毅如国家草坪上的纪念丰碑。

当布鲁斯在实验数据观察的间隙中抬起头时,仿佛看到了时间的倒流。

甚至他已经拿起曾经用过大半的那本素描本,开始在上面继续涂画史蒂夫的生活。

尚未画完的线条被再次接上,缺失填补成完整。

那些笔触,和曾经没有区别。

一切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处。

但所有人都清楚,从他们接受现实的那一刻起,有什么东西开始通向深渊。

如内部变质的苹果,仍维持着光滑红润的表面,咬下去,却是苦的。


评论 ( 10 )
热度 ( 38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