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寄生·拯救15下 完结(铁盾,OOC AU 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雷、私货、假孕)

那只怪物越来越难缠,也越来越狡猾。

他的手臂和一块镶嵌着眼球的肉块靠在一起,像战利品一样,悬挂在怪物的身上。

史蒂夫尽力跑着,肢体缺失造成的失衡影响了他的速度。那怪物越来越近,接着它又一次消失于史蒂夫眼前。

这里已经是冰原的边缘,冒着被偷袭推下悬崖的危险,史蒂夫想办法给自己弄到一只尖利粗壮的冰锥,这不是最好的武器,却是他唯一能够找到的武器。

他清楚,当那只怪物再次出现,迎接的只有恶战,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的大脑已经越发昏聩,意识和记忆仿佛血液一样,顺着身上的伤口逐渐抽离,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他究竟是谁,又为何在这里,但战斗是本能,他不会屈服,哪怕最后他成为一个白痴,也会是直面着怪兽倒下。

他必须要赢,有什么还未在身体中完全流失的东西驱使着他,让他必须离开这里。

他一定会赢。

赢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看上去?”冒牌货拍拍皮特·帕克的肩膀,指指斯塔克的方向。 

  皮特摇摇头,嫌恶的想把那只手从他肩膀上弄下来,回过头,那家伙正用美国队长的眼睛无辜看着他,皮特收回了手。

  没人能拒绝队长。

  “别去惹他,相信我,你这个……也别去惹娜塔莎,或者这里的任何人。”皮特举起拳头,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带着头套威胁人。

  怪形仍不能理解这里的人类究竟怎么了。

  异形被消灭,在他们的手中,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人类仍是最可怕的生物,他们不懂融合,独立在宇宙真理之外,没有生命感悟。他们就像无数没有任何关系的细胞一样倔强成长,死亡。每个都是新的,每个都是独一无二,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跨越他们自己限定的界限,超越空间时间。他们表现的是如此弱小又无知,但他们的能力却是巨大的,可以轻易消灭连怪形都害怕的怪物。

  有一瞬,怪形以为自己看透了他们,掌握死亡的力量,不懂生存,凭借本能来对抗一切。

  那仅仅是一瞬,短到它立刻否决了这一观点,它将这归结为史蒂夫意识的影响。

  每个和它融合的生物都会对它造成影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就是他们所有。

  为什么这些人类就是不接受这个呢,它就是史蒂夫,史蒂夫就是它。

  融合不是死亡,融合是宇宙的真理,融合是永生。

他们的朋友没有死亡,它就是他,就是他们的朋友,为什么他们的表现却还如此矛盾。

他们一方面表现着试图接受,一方面又态度恶劣,这让身为史蒂夫的怪形特别特别难以忍受。

明明它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变异,它就是史蒂夫,他们还没有明白吗。

因为融合,它继承了史蒂夫·罗杰斯对托尼·斯塔克的爱。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表现出全然不肯接受的人就是托尼·斯塔克。

融合让它的爱人受到了伤害,在托尼的脸上,它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受到的伤害。

托尼受到了背叛,比之前的协议、冬兵给予他的伤害更甚。

它已经不再解释它的那些融合理论了,因为它与史蒂夫·罗杰斯的意识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在那场虚幻战场上,顽强的战士没有接受它的融合邀请,它的确再次撒了谎,它并未给予史蒂夫·罗杰斯选择的权利,就擅自展开了融合。

它以为这是对的,这可以弥补之前它所犯下的所有错误,但是此刻的它却再次深深后悔。

它突然非常厌倦这一切,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甚。它不能把自己的任何一部分留在这里,不能,它也不该融合史蒂夫·罗杰斯,不该。

因为此刻,它终于看清这个星球的真相。

这是一座监狱,一座早已被宇宙文明遗忘的监狱,它不清楚这里的生物究竟是为什么而受到惩罚,但它看到了这种惩罚的可怕。

孤独与爱。

如果它将它的任何一部分留在这里,等待那部分它的结局就只有孤独终老。因为它已经清楚,托尼·斯塔克不可能接受一个全新的史蒂夫·罗杰斯。

而它或者是他,成为史蒂夫·罗杰斯的那部分也不可能再接受托尼·斯塔克之外的任何人。

它的生活将不会再有分享、冒险和喜悦。这违背了它的初衷。

融合史蒂夫真的是个错误,因为它必须离开这里,一刻也不能停留,它还必须把自己全部带走,它不敢想象,几十或者几百年后,它留在这座监狱上的那部分细胞会传给它怎样可怕的通感。

那会让它的人生不再完美无缺,让它真真切切受到伤害。

因为它是史蒂夫·罗杰斯。

因为史蒂夫·罗杰斯爱托尼·斯塔克。

因为这座星球上的每个生物都是孤独又值得敬佩的个体。

而融合带给这些固执生物的,就只有无奈与伤痛。

 

风雪不知什么时刻停下。

  他再也坚持不住,当肾上腺素也不能再给予更多的支撑时,史蒂夫体力耗尽的跪坐在地,破碎的冰块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血口子。扔掉冰锥,右手抹去额头上滴落到眼睛的血渍,世界在灰黑中又糊成血色。

这次终于可以大声喘息了,因为对面的怪物终于停下了它的攻势,它终于停下。这给了史蒂夫休息的机会,冷风灌进饱受摧残的咽喉,呛咳,腥甜。

更多的腥甜,喉咙里涌出温热的液体,他的身体已经接近极限,这或许就是那只怪物不再攻击的原因,他已接近死亡,而这正是那只怪物想要的。

  他终于有时间去思考战斗之外的事情,尽管所有器官都在叫嚣抗议,需要休息,能量,包扎伤口,躲避风雪。

  抬起头,风雪停留在怪物静止如雕塑的身体上,缝隙里已灌满白色,就像它即将与这片冰原融为一体。

这一切从开始就透着诡异,深深的违和感从战斗开始前就在他的大脑中留下深深刻印,失血让思维变得迟钝,他已经忘记很多东西,但史蒂夫庆幸,他还能记得遗忘这件事情。他必须搞清楚这一切,从这一切的源头。

他的时间不多了。

“史蒂夫,坚持住……”

不甚清醒的意识中,他被捉住了。

 

当用尽一切办法,最终却只能证实并不想要的结果时,人会不会崩溃。

答案是不会。

因为这个人是史塔克。

从血液里流淌的基因注定着他们的固执。

就像有人会为一个渺小到几乎看不见的概率寻找一生一样。

这种执着被他的后代完美继承,斯塔克总能想到办法,他们是自信狂妄的代名词,因为他们的智慧和品格总能达成目的。

无论花费多少时间,无论他们能不能看到结果。

史塔克永远学不会放弃。

霍华德或者托尼……

命运总是和他们开着劣质玩笑,在头顶悬挂上他们如论如何都会伸手的胡萝卜。

 

托尼·斯塔克非常清楚,他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坚定。

他不是霍华德,所以他会比他的父亲更成功,他无比坚信他的史蒂夫仍存在与某处,而不是像那怪物所说,它们结合成为一体。

尽管它现在表现的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史蒂夫·罗杰斯,但那也只是像而已,他不能理解为何他的朋友们都能如此坦然的接受这一切,接受他们重要的队长被来历不明的冒牌货蚕食。

他们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吗?

事实上,他们什么都做过了,从那天起,他们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想尽各种办法,但一切都没能改变。甚至除了冒牌货的口头描述之外,他们找不到任何史蒂夫不是史蒂夫的证据。

“这个世界需要美国队长,需要史蒂夫·罗杰斯。”

这就是最终结论。也是他们默许它存在的原因。

但托尼·斯塔克不会放弃,他突然明白了他的父亲。

当真正的美好降临过,就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取代。这是斯塔克流淌在血液里的宿命与疯狂,无论需要他们为此付出什么。

只因他们曾经拥有,就绝不接受失去。

他也突然明白了他和史蒂夫之间的战争。

他们为什么会发脾气,为什么会将拳头挥舞向对方的胸口,为什么不能原谅彼此。

是因为他们有恃无恐。

更加苛刻,更加粗暴,更加任性的原因是爱。因为爱,所以不能比对陌生人更包容。爱让人自私,让人蒙蔽,即使是在刀尖上行走的复仇者们,也时常因为那些呼吸一样寻常的感情放松警惕

怒火冲天肆无忌惮是因为意识的潜在深处,他们拥有最牢靠的安全感,拥有对彼此最坚定的信任。这让他们可以不必担心真正的分离,他们可以尽情发泄尽情伤害,因为那个源于灵魂深处的空洞早已被填满,命运雕刻的尖刺也不会让他们真正说一次再不相见。

那让他们永远不可能真正分开彼此。

无关原则,无关立场,无关世界。

他们拥有这种默契,托尼·斯塔克却从未发现,更可笑的是他甚至希望能拥有一个孩子来成为他们之间链接的纽带。

事实却是他们的灵魂早已缔结,无需任何证明。

可惜直到现在,他才看清这一切。

之后,他花了数天时间,打通了美国队长房间与钢铁侠房间的墙壁。那间乱七八糟如同狗窝一样的房间被他亲手整理。

托尼·斯塔克不善家务,特别是当他拥有智能管家之后,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破碎的垃圾全被清除,他订购了新的家具,史蒂夫·罗杰斯的老物件与托尼·斯塔克的新奇混搭在一起,融洽的就像它们不是被摆放,而是房间的自然生长一样。

那两枚戒指也被重新关回抽屉。

没有红玫瑰,没有礼盒,没有晚宴,没有单膝下跪和小提琴,甚至都不是对的那个人……

它们怎么可以就这么草率送出,又被如此草率接受。

托尼觉得只要那一刻足够美好,他就愿意等待,只希望史蒂夫·罗杰斯不要让他等的太久。

当然不会等太久,他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想出办法,把真正的队长带回。

带着这样的信心,托尼从实验室搁人的工作椅上睁开干涩的眼睛。

“星期五,我们继续。”

“好的,BOSS。”

……

 

他再次感受到篝火,当史蒂夫醒来时。

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好在他现在已经醒来。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差点就醒不过来了,感谢人类的特质,你们可真是硬骨头,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有生物可以从融合中分离。”

干结在脸上的血渍黏住眼皮和睫毛,这让他费了点力气才真正将眼睛睁开。

篝火的对面,坐着另一个史蒂夫。

穿着军装,梳着那个年代的分头,金发服帖又整齐。

“你?”史蒂夫发出一个音节。

“怪形,你没有认错,仍然是我,真庆幸你坚持的足够久,我还以为来不及了。老天,和你分开一定是我在这个星球上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你们究竟是怎么忍受的,托尼·斯塔克的眼神简直是在杀人,我几乎快要活不下去了,你们不是情侣吗,为什么他就不能接受一个全新的史蒂夫·罗杰斯,好在这事他妈的解决了,我终于可以不爱他了,妈的,你居然喜欢这么个混蛋,终止融合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了和你分开,我甚至亲手杀了我的神经链接细胞,知道那有多疼吗……”那个自称为怪形的史蒂夫依旧喋喋不休。

“我赢了?”史蒂夫用非常肯定的口气说出一个问句。

“没错,你赢了。”他挫败的低下金色的头颅。

“欢迎回家,史蒂夫。”

 

End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啊,普天同庆啊,有没有。

那个啥,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没交代清楚,但还是这样写完了,因为我要想出无料,烂尾也要出无料,坚决不能越过5万红线太多,还想赶北京SLO,7月30日,已经很近了,所以就这样吧。

如果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可以给我留个言么。

接下来还会有个番外,(答应有孩子就一定要有孩子,哭着码下去)

然后就是更约定成俗和码梗了,希望我产的粮没有雷到大家,嘤嘤嘤,我就是拉低盾受圈质量的那一个。

最后,三次元最近有事,比较忙,今后更新不会固定。

以及,可以有小天使给我P个封面么,简单就好。

评论 ( 14 )
热度 ( 59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