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蚁盾】好心无坏

其实更趋向于无CP,蚁盾严重不足,以及,胡子队也很萌嘛


  1

  斯科特捡回家一个人,确切的说,大胡子流浪汉。

  他当时正在冷饮店打工,对一个刚刚刑满释放人员来说,工作总是不友好。或许他不该抱怨,毕竟这是唯一一个听到他有盗窃前科却还愿意雇佣他的商店。

  八月的太阳烘烤着通往纽约的柏油马路,空气热得扭曲,一切都在融化。那个流浪汉就在这种热天里步行而至。

  推开门,他携带着一股蜂拥而至的热气。已经在空调的冷气中工作四个小时的斯科特被扑面袭来的热气击中,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一份素食墨西哥卷。”大胡子的声音有点低沉,与他的外表并不相称。

  “抱歉,已经卖光了。不过你可以试试我们的芝士牛肉汉堡,牛肉非常大。”斯科特补充道,对方看上去并不富裕,他好心提示。

  “哦,那好吧,就芝士汉堡。”对方抬头看看灯板上的价目表,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折叠整齐的2美元放到收款桌上。

  很有教养但经济拮据。

   就和现在的他一样,斯科特不免对对方又多了几分同情。

  “谢谢惠顾,我们的咖啡免费,你可以拿纸杯自取。”通常吝啬的老板是不会让员工专门提示,这样他们可以卖出更多冷饮。

  “非常感谢。”

  

  流浪汉在靠近墙边的位置坐下,一群装扮成复仇者的孩子从他的桌前嬉闹跑过,他没有理会,却在最小的鹰眼摔倒前一手提起了他。

  那孩子对他有些害怕,却还是礼貌的说了谢谢。

  斯科特没有继续观察下去,更多的顾客从门外涌进来,让他手忙脚乱。

  

  直到打发掉最后一名顾客。是一名老妇人,在开心果冰淇淋和巧克力香芒船中间犯了难。

  那名流浪汉还没有走,他仍坐在那里,吃完的汉堡包装纸叠的整整齐齐,面前放着一只冒着热气的纸杯。他看向窗外,斯科特有些好奇他在想些什么。

  在人们还未察觉的时刻,天慢慢暗了下去。直到突袭的乌云将一切光线遮住,白亮的闪电和隆隆的雷声才突然宣告暴雨的来临。 

  噼啪的雨声夹杂冰雹砸在铁皮窗遮上的声音,天空将最大的恶意倾斜向大地,汽车车灯从一片浓黑中开辟出一片细微的银亮。流浪汉的眉头皱起,看上去犯了难。

    

  斯科特下班了,气温突降,换衣间出来的他只有一件T恤。

  只剩那流浪汉一名客人了,原本热热闹闹的冷饮店冷清的不可思议。斯科特在冷气中打个哆嗦,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哪里来的善心和勇气。

  他很可能是个杀人犯,理智在大脑中尖叫,想想你的女儿。

  他走过去。

  

  2

  “这里有点乱,不过沙发很舒服,对面那对情侣送我的,今晚你可以睡在上面。”

  斯科特有点紧张,直到对方点点头。

  “卫生间里有热水,你可以洗澡,不过水流很小。”他继续尴尬的介绍自己暂居的狗窝。

  “实在是,非常好了,谢谢你。”对方真诚的看着他。

  在浓密的胡子和杂乱的棕色头发下,流浪汉真诚的看着他。

  斯科特突然发现,对方的年纪似乎不大。

  “史蒂夫·罗杰斯。”

  “什么?哦,对,我是斯科特·朗”斯科特突然反应过来,对方是在介绍自己,他抓抓后颈,回答道。

  “我不会打扰你很长时间的。”

  “没关系,只要不嫌简陋,你可以一直住下去,反正房东没规定这里只住单人。互相帮助嘛,其实我也是刚刚刑满释放,如果你不介意。”斯科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要说这么多,不过对方有种奇怪的气场。

  落魄前他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斯科特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典狱长,那个唠叨但是善良的老人。他的嘴一定是喝了吐真剂。

  

  也许这是个错误,当史蒂夫拿着斯科特为他准备的睡衣走进浴室时,忐忑像蹦床一样玩着他的心脏。

  上上下下,上上下下。

  特别是史蒂夫只穿了一条睡裤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原因肯定是因为那件睡衣太小了,斯科特的眼神盯在对方健硕的胸肌上发楞。

  斯科特完全打消了对方是华尔街倒霉蛋的猜测,“也许他是个抢劫犯或者伐木工”。

  “哦,不,我只是个老兵。”史蒂夫偏白的皮肤呈现出漂亮的粉红色。

  “啊!”他把真话说出口了,斯科特想掐死自己。

  

  3

  事实证明斯科特一时的好心并未给他带来灭顶之灾,史蒂夫是个棒透的好室友。

  如果他没有提前说过自己是个退伍老兵,斯科特几乎要怀疑他是某个监狱刚刚刑满释放出来的。史蒂夫的作息非常规律,从斯科特收容他的第一天起,他的狗窝就变了样子。整洁干净的就像他和珍妮特还没离婚的时候。他是个好室友,从不过问斯科特那一堆堆的电路机械零件是干什么用的。但所有的脏衣服他都清洗干净了,做的苹果派简直是魔鬼的手艺。

  路易斯每次来找斯科特聊天,都会吃掉半袋子面粉和一筐子苹果做出的苹果派。

  “老妈妈的手艺,最正宗的美式苹果派,你为什么不去开店呢。”有一次他带来的那个叫杰克还是汉克的人对史蒂夫建议到,对方只是笑笑不说话。

  斯科特赚翻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找了一个好室友,如果不是对方满脸胡子衣着邋遢,一定会有人在出租屋的外墙上画彩虹大便。

  

  4

  史蒂夫是个奇迹。

  他找了一份工作,在地下拳场打黑拳。

  斯科特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去买了一堆纱布、药品放在家里。

  “不用担心,我会没事的。”史蒂夫看上去坚定又害羞。

  啊哈,一个害羞的大胡子。

  如他所说一样,他压根就不需要被人担心,轻松的连胡子也没掉一根。

  他很危险,改装电路板时,斯科特想到,或许他该把他早点赶走。

  毕竟他答应了珍妮特,对方和她该死的警察男友像修女学校的教导主任一样挑剔着他的生活。他必须做的更好,才能把凯西接来。

  

  5

  路易斯听某人某人的某人说史蒂夫是个变态杀人犯,否则怎么解释他那像美国队长一样强悍的身手和强健的胸肌。

  他们要求斯科特把史蒂夫扔掉,让对方滚出这间出租屋。

  “离我的朋友远点,凶残的家伙。”路易斯挡在斯科特的面前,用他生平最大的音量攻击着斯蒂夫。

  “抱歉,我不是凶残的家伙。”

  砰,路易斯撞向地板,史蒂夫手疾眼快,一手把他捞起。

  上帝啊,他居然被吓晕过去。

  斯蒂夫保证他什么也没干,他当然什么也没干,路易斯这个胆小鬼,斯科特接了一桶水向他脸上浇去。

  

  6

  路易斯一直在试图说服斯科特把史蒂夫撵出去,因为那个该死的杀人犯理论。

  斯科特当然不喜欢危险,但他必须承认,他很喜欢史蒂夫,他是个不错的朋友。

  “你要他还是要我,还是……”路易斯永远改不了他的话唠,为了堵住他的嘴,斯科特建议史蒂夫剪掉胡子。

  “这有些困难,我是……总之有些原因我不得不留胡子。”史蒂夫非常抱歉。

  “斯科特,我就说他是个杀人犯。”路易斯说话的同时,立刻谨慎退后一步,他踩到那个叫杰克还是哈坎的人的脚。

  没错,路易斯找了一堆人围在斯科特的出租屋里,分享了史蒂夫出品的苹果派,酒足饭饱后,抓着电动剃须刀围住这名可怜的大胡子。

  斯科特为难的耸耸肩。

  “好吧,其实我可以离开,毕竟打扰了你们这么久。”史蒂夫说道。

  “离开!斯科特,你没说这个。”人群有些慌了,他们可不想史蒂夫离开。

  为了苹果派,当然,没人说出来。

  路易斯打了一个苹果味的嗝。

  “我们必须把你的胡子剃掉,不能离开。”费德勒还是费肯迪叫着。

  史蒂夫的目光穿过人群,看看挂在墙上的日历牌,他思考了一会。

  “好吧,我想也没什么妨碍了,你们等我一会。”

  他进了卫生间,其他人又吃了一波苹果派,斯科特站在墙角,屋里满满当当的全是人,热如蒸笼。

  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漂亮的年轻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史蒂夫呢,你把他杀了?”路易斯的苹果馅料掉进他的白衬衣里。

  他可真帅气,斯科特的脸莫名滚烫。

  

  7

  路易斯是个混蛋。

  当斯科特再次被他的前妻在电话里从头数落到脚时,这位义愤填膺的老兄抢过他的手机大声喊道。

  “亲爱的太太,斯科特有了新女友,比你好一万倍,他完全有能力抚养自己的女儿。”

  “好吧,那就让他带她来做客,凯西一定高兴。”对方扣死电话。

  “路易斯!!我到哪里去找个女友。”斯科特掐住对方脖子。

  “咳咳咳,至少你能见到凯西了,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他们物色了路易斯的表妹,路易斯表弟的女朋友,路易斯朋友的朋友家的好友的表哥的女友的嫂子……

  吸毒、酗酒、朋克、女权

  都不太对。

  路易斯借了一顶金色假发,搞来一堆化妆品。

  会搞定的,一定,相信我。

  

  8

  史蒂夫绝对是个奇迹,因为有他在,路易斯的混蛋计划居然成功了。

  斯科特完全不知道细节,但当他疲惫的下班回来。

  迎接他的是一个有着金色卷发,长睫毛,有着一米八四身高,却看不出壮硕的“少女”。

  “我说过我会搞定。”

  

  9

  他们开着路易斯的面包车到了斯科特的前妻家。

  开门的是帕克斯顿,珍妮特的现任男友,他依旧用他那警察特有眼神无声的拷问着斯科特。

  “我们可以进去吗,我是斯科特的新女友。”金发的史蒂夫适时出声缓解了尴尬。

  “是的,没错,我是帕克斯顿。”

  斯科特敢打赌,他脸红了。

  进门时,帕克斯顿踩了他的脚。

  

  10

  珍妮特受到的惊吓不小,斯科特不知道她对苏西说过什么,整个用餐过程中,苏西一直对史蒂夫充满敌意。

  吃完饭,金发的史蒂夫女士留在客厅照顾孩子,珍妮特把斯科特拉进了隔壁客房,里面还等着一个乌云笼罩的帕克斯顿。

  

  11

  “你会和爸爸结婚吗?”苏西抱着一只怪异的毛绒兔子。

  “可能吧,他是个好人。”史蒂夫把她抱上膝盖,一点也不费力。

  苏西点点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斯蒂芬妮女士,要来点大麻烟吗。”

  “什么?不,是谁教你的!”史蒂夫非常气愤。

  “没有谁,妈妈和帕克斯顿说爸爸不可能找到什么好人,你可能喜欢毒品。”

  

  12

  斯科特走了狗屎运,珍妮特既难过又欣慰。

  他们没想到斯蒂芬妮会是个好女孩,不,她比好还要更好。

  针对苏西的家庭教育,这位好女孩给她和帕克斯顿上了三个小时的儿童教育与政治课。

  她的嗓子有点粗,有点低沉,声音中性好听。

  斯科特抱着苏西睡着了。

  

  “你们聊完了没有,蒂尼?”苏西揉着眼睛问道,“今晚你可以和爸爸一起陪我睡觉吗?”

  “当然可以,小公主。”

  斯科特抱着苏西上了楼,斯蒂芬妮女士跟在后面。

  

  13

  “他们睡着了?”

  看到帮他们铺床的珍妮特走下楼,帕克斯顿问道。

  “没有,苏西在听复仇者大战外星兔子的睡前故事。”珍妮特揉揉眼睛,她也困了。

  “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也不信。”

  “可以查查她的身份吗?”

  “身为纽约警察不能这么随便。”

  “好吧。”

  “或许可以走走后门,为了斯科特的安全。”

  “我以为你不喜欢他。”

  “我是不喜欢他,谁让他是苏西的另个父亲。”

  

  14

  不需要明天了,他们十分钟后就知道了史蒂芬妮小姐是多么可靠。

  因为他们生活在纽约。

  因为纽约的位置大概就像用红色记号笔在地球上画出来,并用红色加粗箭头备注——“攻击这里”。

  剩下的事情,大概大家都知道了。

  复仇者集结

       

  

  15

  “史蒂夫,你这是犯规。”托尼快气疯了,穿着战甲,他的脚步把飞机砸的咚咚响。

  “扮成女人!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天才主意的。贾维斯的搜索库里没有分析女性!女性!”

  “这不是你侦查测试不合格的借口。”娜塔莎在打分板上画了个叉,冷酷到底。

  “半个月的时间,队长的隐藏课程合格。”

  “因为他的课程教练是你,娜塔莎,这不公平,而我的课程教练是巴顿这只只会咔叽咔叽啃饼干的肥鸟。”

  “说谁呢,咔叽咔叽,铁皮罐头,咔叽咔叽。”

  

  16

  史蒂夫消失了。

  斯科特的生活再次回归平静。

  狗窝取代了苹果派。

  “哥们,出个山怎么样,一个超级棒的小活,是一个靠退休金生活的百万富翁,斯科特·朗出山的绝佳目标。”

  “不。”

  ……

      他们还会再相见,直到巴顿拉开车门。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