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蜘蛛盾】纽约有雨 1(OOC,渣文笔,慎入)

我知道挖坑不好,但是这篇很短,我会很快更完…………

伦家就是想码嘛OTZ。反正文笔烂,勤快点就当练习了

      —— 被SY首页虐到魔怔的字母


  和大部分刚刚走出校园的毛头小子一样,皮特·帕克还未找到什么薪水稳定,足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和大部分刚刚走出校园的毛头小子不同的是,两个小时前他刚在一栋着火的居民楼中救出三个孩子和一只喵咪,以蜘蛛侠的身份。

  皮特吸吸鼻子,把那身红蓝相间的紧身衣塞进背包里。

 就像一座分水岭,穿上这身紧身衣,他是用蛛丝悬荡在纽约上空的蜘蛛侠;脱下,他还是倒霉的皮特·帕克。 

  蜘蛛侠救人与水火,皮特·帕克却连拯救一份快递披萨的能力也没有。这已是他被辞退的第四份工作了。

  从研究所到披萨店,好像没有一个地方容得下倒霉的皮特·帕克。皮特完全能够理解那些老板不得不解聘他的理由——谁会喜欢一个整天迟到,不见人影又爱搞砸一切的实习生呢。

9月的布鲁克林街头已有凉意,傍晚时还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他蹲在一架老旧的消防梯上,雨水顺着红色砖墙和锈迹斑斑的铁栏杆滴落,在他的脚底汇成一汪汪污浊的小水洼。穿着半湿的牛仔裤和前襟染着披萨酱的套头衫。他再次吸吸鼻子,抱紧背包。

  已经是第四份工作了,皮特·帕克认为自己有权利让意志消沉,只是晚一会回家而已。他不想让梅婶婶担心,却也不太想回家。

  然后,他看到了那场意外。

  这里是布鲁克林旧区的某处后街,破落的街道上没多少街灯,晚上更是不会有多少人经过。他背起背包,跳下消防梯准备回家,蜘蛛感应在大脑中尖锐嚎叫。

  接着是脚步声,一名高大壮硕的黑人男子双手抱怀从巷口窜了出来,就在对面,正和帕克隔着短短一条单行道的距离。他跑的飞快,就像后面有什么恐惧在追赶。事实的确如此,只不过那追赶的名字不叫恐惧,那是一个金发的小个子,跑得跌跌撞撞,紧追不舍。

  帕克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抓住他……抢包贼!”

  那小个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这一幕让皮特·帕克在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冲出去拧住了黑人手腕。

  本……

  那让他想起了生平最不愿回忆的一幕。

  自本'帕克走后,梅的生活发生了不小变化,尤其是皮特,他变得更加懂事,不怎么需要操心,虽然回家时间越来越晚,可他从未再忘记过捎带超市的减价鸡蛋。除了某晚,代替鸡蛋的是一个金发小子。就在梅忙碌晚餐时,帕克差不多是拖着那名金发小子挤进房门的。 

  他叫斯蒂夫,斯蒂夫·罗杰斯。右手臂受了伤,帕克说那英勇小子在被刺一刀后,仍对抢包贼紧追不舍。 

  为此,梅把汤勺举过头顶,“干的漂亮。”她不禁说道,“就像本,他们可都是傻瓜呢。” 
   帕克点点头,咀嚼着梅婶的特制培根三明治。 
   “我上楼了。”擦擦手,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的帕克端起属于斯蒂夫的餐盘。  
  “记得看他吃完,斯蒂夫太瘦了,希望他会喜欢三明治。”   
  “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三明治,梅婶婶。”   帕克走上楼梯。史蒂夫·罗杰斯躺在床上,他看着自己手掌,瘦小枯瘦,简直像个孩子。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