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蜘蛛盾】纽约有雨 2(OOC,渣文笔,慎入)

我知道更新有点短,只是今天有点忙,想试试以下日更是什么感觉,就这样,太太们可以等养肥。

不排除大改可能,努力学习,争取早日产出优质粮,加油

  2

  史蒂夫知道他忘记了许多事情,但这双手仍让他感到意外。

  他似乎不该是这个样子的,身高、体重,包括这双枯瘦如孩童的双手。

   这具身体陌生又熟悉。

  史蒂夫忘了自己是谁,那大概是十天前的事情。当时的他从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醒来,大脑混乱,浑身疼痛。

  他记不清那间屋子的具体位置和摆设了,当他从一层层的幻觉和恶心感中挣脱出来时,就已经站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穿着脏兮兮的大码衣服,裤腿一直拖到地上。

  好在他从看不出原色的卫衣内侧看到了一行用血潦草写就的字母。

  史蒂夫·罗杰斯 A

  能看清的只有这些,后面的字母被大片污浊的血迹所覆盖。

  他的右手食指上有道小小的伤口,已经结疤,比对痕迹后,史蒂夫非常确定那些是失忆前的自己留给他的讯息。

  从社区花园的水池里洗了脸,池水倒影出的面孔没有想象中那么熟悉。

  他叫史蒂夫·罗杰斯,这是他在翻遍全身后所能找到唯一直接的身份信息。

  或许还有些别的可以推测出什么。

  他的外套口袋里有一卷叠放整齐的大额钞票,上面已经染了血渍。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伤疤,除了右手那个细小的伤口和四肢上一些可能是束缚物造成的破皮。

  大概是遭到了绑架,但对方没有对他进行更苛刻的搜身,因为那卷钞票,对方没有完全拿走他的财物。

  这就说明束缚他的人志不在此,他们想要的东西比这重要很多。

  史蒂夫不清楚对方有没有获得他们预期得到的东西,或许他们成功了,因为史蒂夫离开那间地下室时是如此的轻而易举。

  一想到这种假设,史蒂夫感到难以言喻的心痛。

  内疚、失落、更多的负面情绪向他袭来。

  他不清楚还有没有人在找他,或者他还是否重要。失忆和不间断的耳鸣对他照成了困扰。

  “可以进来吗?”

  皮特的敲门声适时打断了史蒂夫的思考。

  

  梅的特制培根三明治很好吃,这是一个有些不幸却乐观的家庭。从皮特把他带回家的三天里,史蒂夫了解到这些。

  他非常庆幸在迷茫无措时能被皮特捡回来,这种善意的行为不止拯救了他的肉体,也让他感觉到了安心。

  因为这种收容让他感到了责任,沉甸甸的像块石头压住了随风四处飘零的纸张。

  对一个因为失忆而失去整个世界的人来说,责任是值得感激的东西。

  “谢谢。”

  他对皮特说,不止为梅的三明治。

  

  蜘蛛变异给予了皮特·帕克更强健的体魄,这让他在冷冽的秋雨中还可以站在破旧的楼顶天台而不觉得冷。

  他拿着一封信,来自帝国州立大学,皱巴巴的信封上写着。

  皮特有些唾弃自己,打工和义警的生活如此忙碌,他将好不容易得来的清闲时刻用在了发呆上。

  对着一封信,一封内容早已了熟于心又毫无意义的信。

  也许他该把这封信毁了,早在邮寄到他手中的第一天他就该这么干了。

  雨势渐大,皮特烦躁又小心的把它塞进双肩包的侧兜里,掀起卫衣的帽子遮住雨水打湿的头顶。

  这次他不会忘记梅婶的打折鸡蛋了。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