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盾】变形记(修改前暂存-1)

  七月的纽约,骄阳四射,从熨斗大厦走到中央公园实在是份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一只饥肠辘辘的金毛猎犬来说。

  史蒂夫摇摇晃晃穿过拥挤的人群。这不能怪他,任何人在刚刚得知自己突然变成一只狗,还经历了一场坏小子的追打之后,表现的都不会比他更好。即使是美国队长。

  如果在此之前,史蒂夫·罗杰斯知道生日这天说出的话会有成真的概率,那他就不会接克林特的玩笑了。

  当时他躺在神盾医疗机构的床上,几天前的机械人大战让他断了两根肋骨,左腿开放性骨折。虽然对超级士兵来说,这伤真不算重,可他还要老老实实在床上躺半个月。同样摔伤后背的克林特是他的室友,但史蒂夫真没见他有在病床上待足一个小时的时候。鹰眼太好动了,简直是和病床有仇一样,史蒂夫有些理解为何托尼说寇森会有秃顶危险了。说实话,史蒂夫真羡慕他的室友。即使未注射血清前的人生让史蒂夫习惯了病床生活,可打着石膏的左腿让他诸事不便,上次钢铁侠看望他时正赶上史蒂夫需要上厕所。

  天,那可太丢人了,史蒂夫不愿回想那画面,他只记得7月4日的凌晨,卧床多日让他很少有什么睡意。躲了治疗团一整天的克林特从通风管道轻巧跃下,优秀特工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嘿,史蒂夫,今天过得怎么样?”

  “克林特,他们找了你一整天,你应该去检查一下。”

  “哦,好队长,别,千万别,我已经没事了,你的超级粉丝可以为我作保。求求你,斯蒂夫,一定别按呼叫铃。”

  “好吧,天亮后我会给寇森打个电话。”史蒂夫放下按向呼叫铃的手指。

  “这就对了,当然,我的背好多了,虽然没有血清,可我伤的比你轻多了,还有,寇森绝对会羡慕死我的。”说着,克林特转过头,他再次抬起双手,一跃扒住通风口。

  这一次,鹰眼从里面掏出一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史蒂夫打开床头灯,支起床铺,这让他可以坐起身体。克林特把盒子放到史蒂夫床的简易桌上,下午时,史蒂夫在上面画了些速写,现在他并未将它放下。

  然后,史蒂夫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那是一个大蛋糕,可以闻到点焦糊味,还压扁了一只边角。

  “怎么样,史蒂夫,生日快乐!虽然蛋糕不是我做的,但今年第一个和你说生日快乐的是我。”克林特撇撇嘴,他挺开心,虽然表情里像隐瞒了什么。这就像鹰眼每次在复仇者大厦恶作剧后会露出的表情。史蒂夫有些奇怪这代表什么。

  “当然,史蒂夫,尝尝蛋糕,然后许个愿望。我的差事就算完成了。虽然我是这世界上最棒的弓箭手,丘比特的工作还是不适合我来干。就算铁……这可是你的恋慕者亲手做的。我敢肯定,味道肯定不怎么样,那家伙绝对是第一次做这个。”

  “谢谢,克林特。”史蒂夫笑了。朋友的关心是他在生日中收到的最棒礼物。

  “哦,快许个愿望,对了,还有这个。”克林特从后屁股兜里掏出一包蜡烛,他迅速帮史蒂夫点上。

  “好了,吹熄蜡烛,然后许愿。虽然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想法,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期盼着早点四肢健全像只快乐的小狗一样从这该死的医疗院出去。这样我们晚上就不用在这里举办生日宴会了。没意外的话,铁皮人一定会给你个惊吓。好队长,记得我的话,他说什么,你都要卖个关子再答应他,我会准备好相机的。”

  斯蒂夫看鹰眼坐到了他的对面,手指比划出闪光灯的动作。

  “是的,我也如此期盼,快乐的出去。”

  然后,他吹熄了蜡烛,还许了其他什么愿望。具体细节史蒂夫已经记不特别清楚了。

  他只记得他睡着了,然后就想做梦一样,一觉醒来他真的四肢着地,不在病房里。

  空气中全是腐烂垃圾和人的汗臭,他发现自己眼前已不是病房的白色天花板,而是黑乎乎的潮湿砖墙,史蒂夫晃晃悠悠起来。在飘着油花的水坑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他成了一只金毛猎犬,也许是只流浪狗,因为他身上的毛发打着结,脖子上也没看到什么项圈。

  作为美国队长,史蒂夫遇到过的奇怪事情很多,这让他可以在遇到任何情况时都快速镇定下来。

  最初,斯蒂夫以为他在做梦。然后他跌跌撞撞跑起来,撞飞一只垃圾桶。疼痛让他发现这并不是梦。

  史蒂夫接受了这种现状。当务之急是快些找到其他复仇者们,他不清楚自己的朋友们会不会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史蒂夫迅速活动活动四肢,晃晃脑袋摇摇尾巴。在他觉得自己已经适应这个四肢着地的身体后,史蒂夫拐出潮湿的过道。七月的阳光照射柏油马路滚烫,作为一只狗,史蒂夫的视野变得低矮,这让他很难辨认方向。多年前,他在德国战场上的经验还是让他迅速辨认出了这是曼哈顿,一边躲避人群,一边快速奔跑着,史蒂夫感到了口渴和干热。他张开嘴,吹过的风让他感觉舒服些。游行的队伍和四处飘扬的国旗让斯蒂夫庆幸今天还是7月4日,他拐入第五大道,号角日报的新闻在抨击蜘蛛侠的同时在大屏幕上滚动播出了神盾局的小范围爆炸。他看到摄像机拍到了浩克还有狼狈的克林特,然后是钢铁侠飞过镜头的金红色盔甲。从报道上来看,除了那场没有照成任何人员伤亡的小范围爆炸,就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了。

  史蒂夫在庆幸的同时,加快了脚步,他需要再快些找到他的朋友们。虽然他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史蒂夫觉得这大概是某种魔法。他的朋友们会有办法帮助他的。他变成一只狗,史蒂夫也想知道他身为美国队长的那具身体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能难住无畏的美国大兵,除了明显超速的汽车和一队流浪动物收容所的捉狗队。史蒂夫拐过五条街区,被迫闯了三个红灯,穿过一个热狗摊才算躲过他们。愿上帝保佑,那个拿着索套的小伙子没把脚腕扭坏。

  他记得神盾大厦是在时代广场附近,靠近市政厅的那边。他去了,碰碰运气,尽管没人在意一只狗。他蹲在台阶下,尽量隐藏自己,期盼着能见到谁。然而所有的特工都神色匆匆,没有人去理会一只毛皮打结的流浪狗。只有一名好像名叫西蒙斯的女孩在走出大厦,取下国旗时和它说了两句。

  “可怜的小狗狗,如果不是今天,没准我会给你准备点食物,哦, 简直糟糕透了,局里一团糟,我得去忙,这里有十元钱,你拿着去买点吃的怎么样。”

  然后史蒂夫就有些好笑的看着那傻姑娘在他面前扔下十元钱,又跑回大厦了。

  也许是因为爆炸,史蒂夫一边想着,抖抖一身毛发,舔舔鼻子,鼻尖的干燥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好吧,也许托尔能认出他,托尼和班纳博士都能帮帮他。史蒂夫觉得糟糕透了,都是太阳的错,它被晒得口干舌燥,无法抑制的乌噜两声,史蒂夫衔起那十元钱,在地铁入口处,他把那十块钱放入一名演奏国歌的盲人琴师帽子里,虽然从狗的角度来评价,那把小提琴可真难听。

  小心翼翼趴在水坛喝两口水,穿过中央公园时,它还是没忍住一身腐烂的臭味,跳进人工湖里。史蒂夫不知道作为一只狗,它应该如何为自己洗澡,它只能尽量游到湖水更深的地方,温热的湖水冲刷着它的一身毛发,它泡了足够长的时间,然后游上岸,在一群孩子的尖叫下拼命抖干一身水渍。一身干净的毛发或许能给他带来好运气,他不知道在复仇者大厦,会不会碰到和神盾同样的待遇。虽然在心底,史蒂夫清楚,结论没准是一定的。狗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直觉。

  可他还是要去试试,从小个头时,史蒂夫就学不会放弃,现在四肢着地,猎犬史蒂夫也没放弃的道理。

  一名穿着粉色连衣裙,拿着小支国旗,看上去只有6、7岁的小女孩喂给他半个甜甜圈,那实在是说不出的甜蜜,在没有意识到之前,史蒂夫就已经用软软的,灵活的红舌头把小女孩的掌心舔个遍。身为一只狗,它饿坏了。半只甜甜圈虽然美味,却不足以填饱它的肚子。不过他还是礼貌的坐在原地,让女孩摸摸它的额头,梳理它金色的毛发。女孩欢乐的拥抱了它。

  "瞧啊,瞧瞧那混蛋。“

  ”真没流浪犬的样子。“

  ”真没有,汪。“

   他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身为一条猎犬,他的听觉格外敏锐。那些声音是在大橡树后面传来的,靠近金属围栏的角落,史蒂夫记得那里有片阴凉的草地。

  从女孩怀里抬起头,它看向那边,三个高矮不等的黑色身影隐约在树叶投下的斑驳树影里。

  又是一些犬吠声响起,有些低沉,嘶哑,带着粗鲁放肆的咕噜,像是嘲笑。

  告别女孩,史蒂夫一路小跑过去。他跑到橡树下,那里已没有任何能发出嘲笑声的东西。史蒂夫低头,围着橡树转了两圈,树根处有些陌生气味。有些能在史蒂夫的脑海中形成具体印象,有些却让他迷茫。抬起头,史蒂夫眨眨眼,它盯着绿色树冠,那些气味中最明显的是一窝松鼠。

  哦,松鼠,可爱的小家伙们,尾巴不自禁摇动两下。


  史蒂夫还是去了复仇者大厦,理所当然,它被挡在门外。贾维斯让笨笨在门口喷了些让宠物狗鼻子不舒服的东西。史蒂夫知道这是电子管家的好心,如果它没闻错,拐过大厦左转角的地方,传来了鲜蒸牛肉的味道。

  鲜嫩多汁,不会热气腾腾,有些肉筋在里面,哦,这味道让史蒂夫觉得自己饿了,它的胃一定在赞美小牛肉的鲜美。嘴里分泌出大量唾液,太不礼貌了。史蒂夫为此感到苦恼和抱歉。它让自己蜷到一个不会让鼻子不好受的距离,却忍着饥饿没去找那盆美味的牛肉。他需要等待,等待第一个可能遇到的朋友。这机会不大,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还是直接去大厦的车库,在那里,他可能碰到出门的托尼,不过中午应该是史塔克的睡觉时间。史蒂夫有些担心,天才发明家总是把午餐忽略。

  想到托尼,史蒂夫第一次用一只狗的角度来审视这座前身是史塔克大厦的高楼。然后,他听到了什么,地面有些许不同寻常的震动,是马达声。

  汽车,是托尼的跑车。很少有汽车能有这种功率的马达声。别问它是怎么知道的,狗总是有些不同寻常的直觉,那是足够让它们安全存活的本能。

  金毛猎犬站起来,他抽抽鼻子,没错,空气中的确有他熟悉的味道,史蒂夫振作精神。

  一辆红色布加迪威龙停在复仇者大厦门口。史蒂夫尽量抑制想摇尾巴的冲动。

  ”汪!“它冲打开的车门叫了一声。

  是托尼,这还是史蒂夫第一次用这种角度观察他的朋友。

  ”汪。“它又叫一声。却突然发现托尼的表情并不高兴,身为狗儿,史蒂夫发现它可以更敏锐的察觉人的情感波动。比如刚刚那位可爱的孩子,她满心满意都是对金毛猎犬的喜爱。而托尼,在他身上,浓郁的担忧、烦躁甚至是恐惧。这些情绪伴着热浪一起冲入金毛猎犬的鼻子。史蒂夫舌根发苦。

  出了什么事情,它有些奇怪,接着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那场爆炸。斯蒂夫很快意识到那绝非什么小型爆炸,既然已经闹到足够号角日报在时代广场滚动播出,那肯定不是什么小型爆炸。

  是发生了什么,一定发生了什么。金毛猎犬一脸正色,它一溜小跑来到托尼面前。

  机油,咖啡因,沐浴露,还有什么,这闻起来不太像史塔克。

  对,是酒精和古龙水。托尼身上缺少这个,却多了些甜腻的味道,好香,是蛋糕,草莓和砂糖。

 “ 嘿, 蠢狗,离我远点。”

  近距离观察,托尼没有修剪他的胡子,史蒂夫能看到下巴上的胡渣。他的眼窝有些深陷,或许是因为黑眼圈的关系。

  托尼眉头皱着,棕色眼睛只扫了金毛猎犬一眼。

  “贾维斯,给动物保护协会打电话。该死的,能不能让它离我远点。”

  史蒂夫摇摇尾巴,它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托尼它是美国队长。

  “汪!”史蒂夫有些慌了,它尽量缠在托尼脚边,疯狂的摇着尾巴,抬起前爪拔拔托尼裤脚。

  “汪!”它再次大叫,接着很快意识到这声音可以让它做些什么。

  “汪、汪汪、汪、汪。”史蒂夫耐心又焦急的用频繁的长短音汪汪叫。‘我是美国队长,托尼。’它希望托尼能注意到它用声音组合的摩斯电码。

  “好了,小狗狗,金发帅哥或者美丽的女士。你来的不是时候,知道吗?”托尼伸手摸摸金毛的头顶。史蒂夫顶顶他的手指,它能感觉到托尼温热的手指和他漫不经心的抚弄。

  “如果史蒂夫在,没准我会把你送给那老冰棍做礼物。不过现在,我没有兴趣养一只狗,更不想把你饿死。哦,可怜的小家伙。“

  他加重手上的力道,史蒂夫感觉它的舌根更苦了。仰仰头,它伸出舌头,舔舔托尼的手指。这简直是狗的本能作祟,它想舔去那层苦味。不过托尼的手指上更多是金属的凉,以及浓重的食物甜香。修剪整齐的指甲缝隙里更是混合着玫瑰香气的甜。花粉和砂糖,这太不像史蒂夫认识的那个托尼了,看起来钢铁侠除了快餐食品外,也是名甜食爱好者。

  满足的舔完托尼的最后一根手指之后,史蒂夫突然一愣。它羞愧的察觉,自己应该做的不是这事,当务之急是如何让托尼认出它。狗的本能,狗的本能,史蒂夫无奈了。

  它再次大叫,短,短,长,长。

  托尼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贾维斯,快找人把它关起来,如果老冰棍好起来,记得提醒我在礼物清单里加只狗。“

  ”好的,主人,他们很快就到。“

  史蒂夫听到了捉狗队那辆减震松弛的面包车开来的声音。

  它加快了嚎叫频率,期盼着托尼能察觉到什么。不过看起来他仍是心烦意乱。他甚至都没跟送他回来的哈里打招呼。

  最终史蒂夫只能放弃,因为那只恼人的捉狗队来了,史蒂夫已经看到那漆成橘红色的面包车身,和主驾驶上肥胖的带着狗项圈标志帽子的驾驶员。

  它得从长计议,也许去华盛顿找猎鹰是个好主意。但是史蒂夫不想离开纽约,它得另想办法。这也正是它会从熨斗大厦跑去中央公园的原因。

  当他还是美国队长时,他记得在熨斗区有片废弃的地下车库,那简直是街头艺术家的天堂。史蒂夫经常会在那里看到很多拿着喷漆的年轻人。蜘蛛侠喜欢那里,很多涂鸦高手同时也是滑板高手。史蒂夫可以在那里找到颜料,半只踩扁的颜料罐或者未干的涂鸦什么的,他可以给蜘蛛侠留言。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虽然实施起来万分不易,他需要继续躲开那些尽职尽责的警察和捉狗队,横穿半个曼哈顿,在一群涂鸦小子的起哄好奇中叼走半管白色颜料。

  最终,他做到了,同时也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写字时,他想了不少办法。鼻头和前肢上都是颜料,被颜料黏在一起的毛发让它浑身发痒。

  它给蜘蛛侠留了言,在它经常遇到那年轻人的旧仓库里。他告诉蜘蛛侠,去中央公园找它。

  史蒂夫想过了,在它仍是一只狗时,捉狗队就是最大的麻烦。他得躲着他们,在中央公园,它可以表现的更加从容,像一只有主的宠物狗。那里离时代广场也很近,还有神盾大厦,美国队长不能无所事事,它得想办法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了解更多。


  史蒂夫又回到中央公园的橡树下,除了饥肠辘辘外,它感到了另一种让人尴尬的冲动。犬的本能驱使它围着橡树嗅了一圈。犹豫着,史蒂夫抬起后腿。

  “汪!”

  那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史蒂夫觉得厚毛之下的面颊在发烫。

  处理好一切后,史蒂夫假装没有听到那声嗤笑,它转了一圈,在橡树下树荫最浓郁的地方躺下了。奔波半日,史蒂夫觉得自己的爪子在发烫,它需要休息。

  “汪,大个子起来,那是我的地盘。”

  史蒂夫身心俱疲,它疲惫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下,一个毛茸茸的黑影站在它的眼前。

  “滚开,汪,滚出我的地盘,抬腿都不会的傻大个。”

  那是一只棕毛腊肠,高傲的小短腿。

  “滚,乡巴佬,中央公园没你的地盘。”

  “抱歉,先生,我只想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我想,这么大的公园,我不会打扰你们太多的。”

  “是啊,傻大个,瞧瞧你,这么高,这么壮。轻轻一口就能把可怜的砂皮脖子咬断,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我们这些可怜的小个子。”

  “抱歉,绝无此意,谁是砂皮?”

  “汪,你连可怜的砂皮都不知道,哦,它就站在你面前。看来你是不会把我的地盘让出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割肉自足的颜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