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铁盾】双重身份(哨兵梗,6‘上’)

6(上)

   在这只骄傲的猫头鹰心里,斯蒂夫·罗杰斯代表很多东西,克林特的员工,克林特的朋友,它的朋友,甜到融化的笑容,最棒的画师,还有无边框墨镜。

特别是最后一个,无边框眼镜,它带上那个一定酷毙了。 
   前提是它得照顾好石阶上的甜心,那只小狗狗。克林特说史蒂夫爱它,没准会和它的主人结合,就像他和娜塔莎一样。  法兰西斯有义务看紧它,即不能再让它无缘无故离开,也别让任何人捷足先登,如果能顺便知道它的主人是谁,那更好不过。克林特答应它,史蒂夫一定会在那张酷毙了的画像上给它画副眼镜。对雕鸮来说,看守三天,比起布拉格任务,这行动简单的多,斯蒂夫会为它骄傲的。谁能抵挡住法兰西斯的魅力,那小个子甜心现在已经如此爱它,真可惜克林特有娜塔莎,否则他们绝对是最甜一对,为了无框眼镜。  现在,那只妄图在它眼皮底下和金毛猎犬建立联系的狼属伴灵,接受雕鸮的怒火吧,以无框眼镜的名义。法兰西斯扑向那只不要脸的红狼。 


  托尼·斯塔克,花花公子、天才发明家、钢铁侠,对大部分人来说,尽管他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托尼·斯塔克,但这不妨碍他们会爱死这位娱乐新闻制造者。当然,这里面绝不包括克林特·巴顿。
  并非是克林特·巴顿嫉妒。尽管那个小胡子确实有那么点让人嫉妒,但这不是克林特·巴顿讨厌他的原因。事实上,当他在弗瑞手中接过这位小胡子的官方资料时,托尼·斯塔克的行事作风还颇有几分让鹰眼克林特·巴顿喜欢的地方。
  但是现在,克林特·巴顿讨厌任务。托尼·麻烦精·斯塔克仿佛就是“今年我三岁,保姆跟紧我”的代言词。自从任务开始那天起,娜塔莎的嘴里就再没停止过对这位难搞老板的抱怨。
  一切为了任务,克林特·巴顿把这些都忍下来了。毕竟,任务优先,然后才是谈恋爱时间。虽然他很想说,就算娜塔莎听到会踢爆他的蛋蛋他也要说——他想念布拉格了,维也纳也成。就算单枪匹马面对100个纳粹,克林特也不想窝在纽约中央公园外的甜点餐厅看着天上飞过钢铁罐头。
  现在,就因为好保姆佩珀·波茨蜜月旅行,这只铁罐头不止让史塔克公司占用娜塔莎大部分个人时间。还腆着脸跑到他的餐厅来了。有这时间他就不能先去公司趴办公桌上签两摞文件。娜塔莎已经两天没和他正经说过话了。还好托尼·史塔克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娜塔莎,否则克林特·巴顿以复合弓的名义起誓,这任务他不干了。
  “外面那只伴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附近没有什么被史塔克大厦吸引来的新邻居?”
  喝着马戏团餐厅的特调咖啡,身价不知道多少的超级富翁满嘴没离开过花坛上那只伴灵。克林特要被他得意洋洋的口气烦透了。
  金毛猎犬?他有什么资格去染指那只漂亮的小东西,那应当属于斯蒂夫·罗杰斯。就算金发小子又瘦又小,既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但他比铁罐头好一千倍。更别说他还是克林特·巴顿的朋友,连法兰西斯都那么喜欢他。克林特还等着听他送给那名好向导的情诗,明眼人都清楚,斯蒂夫·罗杰斯是多么美好,只有瞎了眼才会选择托尼·史塔克。不用说他混乱的个人关系,就连那只叫爱德华的红狼都蠢透了,况且,即使斯蒂夫没有伴灵,他也是个能看到一切伴灵的普通人。
  哦,不,等等,新邻居!
  作为好朋友,克林特不介意为斯蒂夫清除几个情敌。就像法兰西斯,雕鸮至今也没让那只红狼碰金毛猎犬一爪子。
  “这附近没什么新邻居,毕竟我的店也是刚开业不久,看见没,新吧台,樱桃木,漂亮极了。”自豪的敲敲吧台,他靠近托尼·史塔克,“哥们,如果你再点套印度餐,没准我会告诉你些有用的东西。”
  “那就来份印度套餐,我不喜欢咖喱。”
  “放心,印度套餐不会有咖喱。“克林特撇撇嘴,”如果你调查过我的餐厅,就应该知道,前段时间我雇了一名新员工。“
  ”斯蒂夫·罗杰斯?据我所知,他是普通人。“
  ”没错,但那只伴灵和他几乎是同一天出现的,我不认为这是巧合。况且,他能看到伴灵,这不该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话不需要说多,克林特相信他的谎话已说的足够明白。
  詹森端上了印度套餐。但愿钢铁侠也能有个钢铁胃口。   

  星期天往往是马戏团餐厅最繁忙的时候,其次是星期一。作为一位有品位有档次的法式甜点厨师,马戏团餐厅主厨乔治绝不允许他的菜品被放入外卖车糟蹋。因此,每位想尝试纽约最美味黄油曲奇的人都必须从写字楼里出来,亲自到这家位于59街和第七大道交界路口附近的甜点餐厅尝试。

  斯蒂夫喜欢这样的工作,和不同的人接触,看着他们忙忙碌碌,为各种各样的食物烦心。每天他都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穿着卡其色裤子和浅灰色夹克衫。工作时,就换上黑色西裤和白衬衫。

  大部分时间,老板克林特会和他一起呆在前厅。除了酒柜顶上的树枝雕塑,雕鸮法兰西斯最爱克林特和他的头顶。偶尔,那只漂亮的猫头鹰也会离开一段时间,斯蒂夫很少能看到那么喜欢离开哨兵的伴灵,或许,和它是一只鸟有关。

  对了,还有那只漂亮的金毛猎犬。简直就像一只无主的独行侠。它是那样的漂亮,每次见到它,斯蒂夫都会觉得心里有什么在溶解。也许克林特说的没错,如果他还是一名哨兵,他会邀请它的主人跳一支舞。


  马戏团餐厅的一切都是如此平静舒适。以至于假期还未结束,斯蒂夫就决定上班了。更重要的是,电话聊天里,厨师乔治的声音像是在哭。

 当他穿着老式黑皮鞋走过街区,向马戏团餐厅走来时,一眼就看到花坛石阶上的混战。

  克林特说的没错,金毛猎犬又回来了,还在老地方。不同的是,那里又多了只红狼,法兰西斯也在,每当那只红狼试图抬起前爪时,雕鸮会用尖利的喙狠狠琢它。雕鸮的武器是那样锋利,斯蒂夫怀疑自己可以听到红狼的哀嚎。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