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开个日志放一些半夜发神经产物

这就是个放脑洞的地儿:

RT,只是随手一写作为思路参照的概括性文字或者干脆就是不能用但又舍不得直接删掉的废弃稿=。=还有一些个人吐槽,基本上都很矫情,所以就不用往下看了。


====================================================================================================================================================================================================================================================================================


12/28


当他还是罗宾时,他曾一次次从门缝里窥探年长者的书房,在挑选便装时模仿Bruce日常装束会穿的颜色,躲在Alfred身后瞧着Bruce与酒会上的女人们一起哈哈大笑…他对Bruce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毕竟Bruce是他的导师,是他认知里最伟大、最值得尊敬的形象。假若是现在的他一定已经看得很透彻了,但当时他还太年轻,不知道憧憬乃是一切爱情的种子。可就算他感觉不到,爱情也已经悄悄萌芽——有时他会在深夜的半梦半醒间发现Bruce驻足门边,感受到导师身后的灯光柔和、深情地笼罩着一切……尽管不知道胸口涌动的感情是什么,他也已经朦胧地意识到:他无比希望此情此景是专属于他自己的。


几年如一日地,他专注而一无所知地爱着他的导师,恰好他的导师正需要这一点,以至于他从未想过生命中还有其他可以爱的人。然而有一天Barbara来了,带着热情的红发、机敏的谈吐,以少女特有的对感性的敏锐展现给他:人生并不只有Bruce。她比他大了三岁,在心智发育极其迅速的青春期里,肉体的三岁几乎是心灵的一个时代。这种恰到好处的年龄差让她与Bruce高高在上的冷漠截然不同,她显得俏皮而善解人意,依恋她简直比在单杠上做个后空翻还要容易。幸运的是,Barbara也喜欢他,也许因为她和Bruce有着两人都不愿承认的共性——他们都很享受他的爱。突如其来的被爱的幸福让他恍惚,他不知所措地陷入了恋情,像只被城市灯光引偏方向的候鸟。


如此一来,经由和警察局长千金的耳鬓厮磨,他第一次意识到爱情的存在,并骄傲地以为Barbara是他的初恋。但实际上这只是第一场被他自己清楚意识到的恋爱罢了——而最深刻的情意往往是不被觉察的。他天生感情丰沛,毫不在意能从其中分出一些给需要的人,只把最宝贵的部分预留给Bruce。可他留给Bruce的那份爱情与给其他人的截然不同:它不像岩浆那般炽热,更像是将无数岩浆凝结为石头。这份爱既舍身忘己又低声下气,饱含无尽的绝望,又因其独特与隐秘让他受尽折磨——但它也是如此深刻而稀有,以至于自它出现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无知的男孩,而是一个比世上大多人更懂得爱的男人了。


------


12/29


背景:(妈呀这背景可蛋疼了)


Barbara->Dick,Dick->Bruce,Bruce->Dick。


但是:


Barbara以为Dick-><-Bruce,Bruce以为Dick-><-Barbara,Dick以为Bruce-><-Barbara


(你敢不敢把三角关系写得再丧病一点)


(搞这么屌乱是要杀人吗)


总而言之就是三个人互相以为自己是电灯泡,只有Barbara意识到了真相…但这个段子发生的时候,她还没意识到Bruce和Dick之间有箭头_(:3 所以她准备去追Dick,然后Bruce就扭捏地找她问是不是要和Dick复合了,Barbara说有这个意向吧。Bruce心碎…心碎…心碎…并且决定祝福他俩!但他实在受不了未来每天看着Dick和别人秀恩爱,同时也对自己无法控制的情绪感到不知所措,所以在这个晚上决定和Dick告别。


Bruce出门的时候想着这是最后一次和Dick安心相处,感到不舍又无奈,于是借着让Dick给他披大衣的机会来一次肢体接触。此时的Dick觉得Bruce和Barbara之间有一腿,他因此又愤怒又心碎,自己在一边生闷气。但Bruce让他帮忙披衣服,在Dick眼里这就是难得的温柔了…于是他激动之下一狠心:被NTR两次算什么呢,你幸福就好,想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之后继续捧着碎掉的小心肝回去自己舔伤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情节。


(这误会好像太深了点orz)


(后文就是Barbara敏锐地联系起了所有线索,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绊脚石…于是她机智地发表声明退出战斗了。)


这段是因为节奏不对而废稿…虽然我很喜欢这个节奏,但是后文有一次Barbara和Dick的谈话,还有一次Dick和Bruce的谈话,还有一次Dick和Bruce由于误会而引发的大规模掐架…!按这个段子的写法总觉得就像画上休止符了呢…所以还是扔掉了orz 而且刚刚发出来的时候又看了一遍,感觉措辞哪儿哪儿都不合适,好多句子都冗余了…重写重写…


“Dick,你愿意……把大衣递给我吗?”


他回过头——他的导师正站在那里,欲言又止地凝视着他。无限长的一瞬间里,他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一切都叠起了两个影子,他既能看见此刻皱纹满面的Bruce,也能看见曾经容光焕发的Bruce,过去与现在一同涌入视线,令他措手不及;但在纷乱的影像里,他只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正跨越时间洪流站在他眼前,让他的胸腔因为幸福与感伤而剧痛起来。


“好…”他担心嗓音泄露呼之欲出的告白,因而暗暗放低了声音回答道,“…我这就来。”


时间像一支音乐远远地流淌着,而他在音乐里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全不记得了,全暗淡成朦胧的背景。百感交集的几秒钟里,他只能由着身体自己走上前,为顺从地低着头的Bruce披上外套、递过手杖,或许还茫然地说了些俏皮话——柔情的空气包围着他,让他忘记了所有疑虑和猜忌。在这熟悉亲切的宅子门口,在门外纷飞的大雪中,一切仿佛倒退回三十年前,而他全心全意地、以前所未有的诚恳向上帝祈祷,希望时间能就此静止。


可时间并不愿听从他的指挥,富有魔力的那一刹那还是过去了。挂钟敲响七点整,无情地惊醒了他俩。Dick还徒劳地试图留住刚才的片刻柔情,但Bruce已经挺直身子、恢复冷酷而威严的模样,就好像他身边没有别人似的——哪怕他能再施舍一个眼神也好啊!但Dick知道那已经不可能了。他只能怀着无限怅然将手从Bruce的肩膀上拿下来,幻想手上也许沾了点须后水的香气…下一秒,Bruce就甩开他大步走出门外。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他开始怀疑之前那特殊而激烈的一刻只存在于梦中了。


他努力克制着伸手挽留的冲动,失魂落魄地往回走了好几步,突然想起在他的手离开Bruce的肩的一刹那,Bruce似乎喃喃地说过一句“谢谢你”,而这突如其来的记忆让他整个儿地像是被刺了一刀:他竟然向他道谢!Dick几乎要因此感到被侮辱了——他可是爱了他几乎一辈子的人啊,倘若是Bruce想要的东西,就算是要在心上剜掉一块,Dick也会毫不犹豫地自己动手划开胸膛的。Bruce当然不是在为一件大衣而道谢,能让他道谢的事情Dick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几次——所以他到底是在谢什么呢?


======


12/30


 左思右想,感觉这段情节还是该加进去。改成这样:BD幸福地披了个大衣,Barbara在楼梯后面看见了,震惊之下一下把之前的事情全串起来…然后三观毁
 具体有一些细节


bruce在和barbara谈话之后魂不守舍 为了能找到借口(时间来不及,嗯哼)让dick给他披衣服 他故意拖到最后一刻才下楼


dick一开始只是把衣服递给他 内心百感交集之下朝他看了一眼 没想到bruce居然顺从地弯腰让他帮忙披衣服 还别过头让他整理领子 dick的手碰到他脖子的皮肤 手有点凉 bruce本能地缩了一下 dick很不好意思 可bruce又很轻地靠上去蹭了蹭 dick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移开了


须后水那段…有点想改成手指沾上体温 哎其实我自己好喜欢那句话 但我觉得别人可能get不到…就是爱一个人却得不到他的时候 只能先爱每一寸他走过的土地 这种赶脚


总而言之 这时bruce的心情是 节制 再节制 但这是他们最后一点温情 所以不应该节制才对…很矛盾 渴望又恐惧 一个词概括就是欲言又止 所以他的动作都是很细微、很怯懦、受惊一样的 但又有点说不出的暧昧 比如头偏一点lean into his touch(一直感觉这个短语找不到合适的中文对应,怪我中文太差了,有好翻译求务必告诉我)一旦真的touch了 他心里实在无法抑制 容许自己停了小半秒 立刻愧疚难当地缩回去了 之后他愤怒于自己的失控 又愤怒于自己居然愤怒了 所以冷冰冰地再也不理dick了 可他心里还是已经碎成渣渣 只能自己背过去想:哎 祝福你们 祝福你们


而dick的心情是:bruce好帅 好帅 好爱他 但是…blahblah一堆埋怨和自责 卧槽 这不是真的吧 不是真的吧 什么居然是真的 我真的有机会碰他一下 天啊(喜极而泣) 麻的我一定要注意 啊 坏了坏了坏了…当然最多的还是:我好爱你 真的好爱你 我该怎么告诉你呢?…算了还是别说了 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们也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只希望这一刻长一点、再长一点就好了
 所以dick的动作也是很细微的,但这种细微和bruce那种欲言又止的担忧不一样。dick动作很轻,因为他激动得手抖,担心自己手重了会让Bruce不舒服,也担心被bruce看出不对劲了。这个接触之后,dick错误地以为bruce是在向自己提要求(bruce只在有事找他或者事情结束才流露一点人情味,根据过往经验他当然会这么想),因而一狠心就允许bruce和barbara在一起了…同样是感到自己被ntr,两人的反应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其实认真写的时候,文里的每句话甚至每个词,我都能分析出它是干啥用的、为什么会这么写、体现了什么样的感情…但这不妨碍整个文段节奏不对、读起来不顺。每次都…特别心烦,这样就导致能发出来、放到lft上给人看的全都是我自己不满意的东西。而最最不满意、我一点都没分析过的那些都搬去了ao3…人生真是so sad


另外一个就是 现在的写法戏剧性有余 却对情节发展不能很好地表达 感情深是没错 但并非任何地方都很激烈的 所以重要的还是掌握表达上的节奏感 但有的时候一想细了就停不下来 这个不舍得删 那个也不舍得删 结果就显不出高潮部分的情感张力了 这是个大问题 要改
=================


12/30


除了写文之外,今天发现一首歌,有点beyond里面的感觉:


http://www.xiami.com/song/1772314275


Say Something


歌词: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It was over my head


I know nothing at all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Just starting to crawl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And I'm saying goodbye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And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Oh-oh-oh-oh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Say something


这两天都…比较烦心。因为结构上有一些不大不小的变动,之前好不容易写掉的部分都要大规模重写。这种蛋疼感…不说了,时速净算下来只有50字。


另外最近一个很大的感触就是,现在我写东西好像是在扩写一样…先草草写几段,搞点对话动作神态当做分镜一样的东西。然后再去揣摩其中的感觉,加进一堆形容词。但寻找合适的词、精当的比喻,真的很难很难很难。比如:


就连这样卑微的愿望都无法成真。Barbara的谈话始终困扰着他,让他裹着被单从床的这头翻到那头,什么姿势都不对劲。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确信自己将要睡着了,一些熟悉而陌生的影子——Barbara的、Bruce的、年轻的、年老的——又模模糊糊地钻到眼皮底下来。他怎么挥手驱赶都不见效,反而将原本就不多的睡意撵得无影无踪。先是往事,像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再是迷恋,不紧不慢地炙烤内脏——他在忽冷忽热的心境里战栗着平躺下,企图通过冥想来寻找平静。
但预想中的平静迟迟未来,反倒是痛苦提前而至。一阵心悸攫住了他,他只能忍着心口窒息般的憋闷——同时坚定地劝自己那只是Davis攻击的后遗症——枕着胳膊,在某种无法言喻的愁绪里与天花板对视,一夜无眠。


这段在草稿里只有八个字: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简直给自己这段时间锻炼出的话唠功力跪下了

评论
热度 ( 25 )
  1. 偶尔抽风这就是个放脑洞的地儿 转载了此文字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