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抽风

求回复,我需要大堆大堆的回复,让自己看上去不是个废物 同人 盾受 鹰受 迪克攻受两相宜 偶尔抽风 暂时就这么多了 ID:了时、字母饼干

记一篇不会码出来的丧节操脑洞

  假设一个大少和二少都没遇到布鲁斯.韦恩的世界。

  在这里,迪克·格雷森从马戏团成长到10岁,遭遇绑架,马戏团被烧毁。在绑架中,迪克的左腿被打断,他却意外逃过一劫成为流浪儿。

  没有朋友,父母,身体也不算健全的迪克为了生计开始男妓营生。

  至于杰森·陶德,他同样偷过蝙蝠车的轮胎,可惜他跑掉了。流浪儿杰森·陶德的确像另一个世界中的蝙蝠侠说的一样,变成狠辣果决的混混,还好没到社会公害的地步。他学会走私枪械,黑吃黑,械斗。一切在社会底层应该学会的东西。

  然后,他们长大。再后来,他们相遇。

 收完保护费的杰森在夜店后巷碰到被人揍到非常惨的迪克。

  杰森只是踢了踢对方挡路的小腿,说了句“伙计,还好吗。”就被唠唠叨叨的迪克烦的够呛。最终忍无可忍的说了“滚”。

  “如果我还有力气的话,十分乐意效劳。”歪躺在地上的迪克咧咧嘴。

  骂句操的杰森把他扶起来,带回家。

  “正经说,我的确是干这个的。”

  “闭嘴。”

  如果不是因为迪克站都站不起来,杰森很乐意再揍他一顿。

  

  再后来,他们渐渐熟悉。迪克发现杰森在火爆脾气之下,是个好人。比如他不碰毒品生意,会在万圣节送小孩子糖果,给门口总被勒索的超市店主偷偷塞钱。

  至于迪克,杰森发现这个烦人鬼至今还能做床上生意,简直是个奇迹。也许只能归功与他有副好身材。这弥补了他的叽喳鸟嘴和诡异的穿衣品味。杰森甚至好奇,是不是大部分客人会热衷与让迪克在床上把他的嘴用在其他地方,以减少大多数聒噪的噪音污染。

  他们是朋友,或许可以算,不,只是熟人,不,只是为了减少迪克继续聒噪的次数,杰森没有问出口。

  虽然看起来完全不熟,杰森厌恶这个麻烦,可他们诡异的朋友关系还是继续维持着。杰森不知道迪克住在哪里,也不知道这家伙又在干什么。不过迪克知道杰森的家,一星期中,他总会有一两次出现在那里,虽然杰森重未邀请他,也没给过他房门钥匙。迪克总有办法进去。他会给杰森带些吃食,有时是奇怪的装饰品。特别是当他在杰森的枕头底下发现《傲慢与偏见》时。杰森更讨厌迪克了。

  他们坐在餐桌旁,喝着迪克带来的牛奶泡麦片。杰森厌烦迪克滔滔不绝的聒噪,这不妨碍他知道迪克出身马戏团,在哥谭巡演时,他跳下火车,从此和父母失散,还摔断一条腿。如果不是因为这条该死的瘸腿,他会成为一名警察。现在,只要能筹集起一大笔钱,他可以治好这条腿,然后去做一名警察。

  此时,企鹅人在哥谭市博物馆抢了一只黄金面具。追查此案的蝙蝠侠和企鹅人的手下在犯罪小巷发生械斗。事后,面具失踪。企鹅人大怒,开始调查整件事情,哥谭市人心惶惶。杰森也被雇来追查面具的下落。

  杰森叼着烟卷拐进夜店后巷,他再次碰到被人揍到很惨的迪克。

  “我以为你的皮肉生意不是指给人当沙袋。”

  “呸”迪克吐口吐沫“下次你可以试试我的生意做什么。”

  之后,迪克失踪。

  有人问杰森,那个经常来的朋友为什么这么久没来找他。杰森觉得迪克是死了,就跟其他突然不见的打手,妓女一样。 

  在哥谭,这种事总是很多。

  不过意外的是,迪克又一次出现,这次,他被吊在台球室的墙上。被揍的更惨了。

  企鹅人认为迪克就是偷面具的小偷。直到这时,杰森才清楚迪克不仅是男妓,还是个出色的贼。之前他会偷床客的东西。这次,没人光顾他的生意,可他还是下手了。

  企鹅人的脏物?值得载入史册。不过这也意味着迪克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把失窃品交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杰森救了他。

  “非常好,现在我终于知道你为何总是被人揍了。”

  “不是因为我有张帅脸?”

  “闭嘴!”杰森熟练的拆卸弹夹,听着迪克唠叨。之后,蝙蝠侠出现了,他打退抓捕迪克的家伙,把迪克按在墙上追问面具的下落。

  杰森骂骂咧咧的朝蝙蝠侠开枪。再次救下迪克。

  这次,他没收到迪克的感激,那混蛋在他们逃跑的路上唠叨着,抱怨着,惊讶着,责备着杰森对蝙蝠侠开的那枪。

  “你居然朝他开枪,朝他开枪。那是蝙蝠侠耶,朝他开枪?他是好人,你会杀了他的,如果你杀了他……”

  迪克跟在杰森后面,在小巷里逃亡,他的嘴比腿可快多了,也招人烦多了。杰森烦不胜烦。

  “该死的,他想杀了你,你却担心我对那黑乎乎的怪物开枪。”

  “不,蝙蝠侠不会杀人,所以……”

   迪克的话没说完,因为杰森掉头回来把他压在墙上。

  那是一个稍显粗暴的吻,有烟和血的味道,顶入口腔的舌头粗鲁搅动着,迪克被吓了一跳,接着,当他刚找到身为一名男妓的职业素养时,他们分开了。

  杰森又骂了一句,拉着他的手,两人再次跑动起来。这次,风里传来的,不是斗篷滑动的声音,而是粗笨的脚步声。是企鹅人的人。

  距离越来越近,就隔着一条巷子了。杰森塞给迪克另一只枪。

  “抱歉,我想我可能不会用这东西”

  “很好,感谢你不是在他们发现我们时告诉我。”

  迪克的确不会用枪,不过他的身手棒多了,还有投掷东西的准头。他们一路跑出犯罪小巷,在码头和那群家伙打起来。迪克在打斗中受伤落海,杰森被随后赶到的蝙蝠侠救了。

  警察再次姗姗来迟,他们没有找到迪克。

  三个月后,杰森被警局释放回家,在路口,他买包香烟,点燃时,看到橱窗广告里在播放关于黄金面具的消息。

  一个打给富翁布鲁斯·韦恩的匿名电话让这位富豪花钱将面具买回后,再次转赠给哥谭博物馆。为此,电视中的主持们正在激烈讨论。

  杰森回到家,当晚,在他收拾床铺准备睡觉时,在《傲慢与偏见》中发现一张照片。

  那是一个人的背影抓拍。一名年轻的新任警员正走下布鲁德海文市警局的台阶。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偶尔抽风 | Powered by LOFTER